联系我们
  • 刘小姐:13113658425

    孙先生:13922695847

    电话:020-86201597

    传真:020-86749470

    Q  Q:3106130255  2902984829

    邮箱:hqxart@hzhxhj.com

    地址: 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民主村四角围路丰产支路自编28号001

新闻详细
  • 为巨富做艺术品顾问——对此百亿市场的操盘者
    新闻分类:艺术传真   作者:申博    发布于:2020-01-12 17:47    文字:【】【】【

     

      简单来说,他们为收藏家给出:应该买什么,在哪里可以买到。他们帮助买卖两方协商谈判,代表客户去参加拍卖。但是,同样的,也帮助艺术馆和艺术家:举办展览,运营收藏品及贷款事宜等等。

      丽萨·希芙(Lisa Schiff)说:“我经常只是在凭感觉行事。”,她以特有的真诚补充道,“我永远不知道我们接下来的每个月能挣多少,5元还是一百万。”

      丽萨·希芙自2002年开始做专业的艺术品销售工作,到现在她已经开了自己的公司,总部在纽约。“我每天每天都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做这一行,你会很希望在艺术史上留下些什么。”丽萨·希芙说。

      她在纽约的总部里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电话中她依然在忙着为Pace 艺术馆前一天在Chelsea的大型旗舰店开幕仪式而兴奋。她开玩笑地给Pace的CEO(世界上最有及知识的艺术品商人)发短信,说自己可以来为他工作。

      苏珊娜·波伦(Susannah Pollen)自2004年以来一直在伦敦担任艺术顾问,但他仍然认为艺术世界——甚至国际艺术世界——都相对较小。但根据克莱尔·麦克安德鲁的艺术经济学的年度报告表示,这已成为一项巨大的业务,2018年全球艺术品销售额估计达到674亿美元。

      正如这位美国商人兼现任顾问史蒂芬·墨菲(Steven Murphy)所言:获得艺术已经“像音乐一样无处不在;互联网改变了游戏规则”。在过去的20年中,大型艺术博览会成倍增长。所谓的大型交易商-高古轩,大卫·卓纳,豪瑟沃斯和佩斯-现在界各地都有画廊。结果,艺术顾问的“新品种”激增了。一位艺术顾问估计,仅伦敦一个地方就可能有多达100个。

      Schiff说,刚开始时几乎没有艺术顾问。现在她每天都遇到新的艺术顾问。有趣的是,似乎其中大多数是女性,占专业艺术顾问协会目录的约80%。

      对于这份工作,具有艺术史学历,拍卖行经验以及最重要的一点是,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东西的技能(例如谁拥有此毕加索或弗朗西斯·培根三联画)显然具有越来越大的价值。

      2016年是该行业的分水岭:苏富比收购了纽约的一家小型私人咨询公司Art Agency,Partners。该机构是由艾米·卡佩拉佐(Amy Cappellazzo)和艾伦·施瓦茨曼(Allan Schwartzmann)于两年前成立的,他们俩都因专业知识和业务精湛而受到赞誉。苏富比以惊人的5000万美元加上高达3500万美元的绩效激励收购了它。Art Agency显然拥有大量客户。

      “这真是个很大的进步。”她说,“所以艺术顾问是有价值的。这是多大的认可,8500万美元!” 她迅速打电话给卡佩拉佐,向她表示祝贺。

      墨菲(Murphy)在2010年至2015年间担任佳士得(Christies)首席执行官,现在领导着自己的艺术咨询公司Murphy&Partners。他说,选择艺术顾问时应像选择“您的个人银行家,律师, 医师或心理分析师”一样。

      “艺术品界正在膨胀,并且像其他任何投资一样,为什么不找一个可信赖的指导者来帮助您呢?” 墨菲说。“你会希望在去野生动物园旅行时,能有个人走过那条而且喜欢它的人在你面前,对吗?”

      墨菲才不会仅仅被吸引,反正不难么过分。服务“确实是定制的”和“费用范围很大”。他的客户中有三分之一是美国人,其中三分之一是欧洲人,三分之一是亚洲人。显而易见的是,其中一些人有数千万美元的花费。“哦,是的,”墨菲说,“我们很幸运我们的一些客户正在收藏杰作。”

      他提到要与一位亚洲收藏家就私人出售价值2500万美元的莫奈画作进行谈判。然后以400万美元的价格将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一幅小肖像迅速卖给了另一位买家。以Bacon为例,这个客户希望“出于个人原因非常迅速地”出售产品。

      Pollen从事艺术咨询的时间比大多数人都长,他说这是“一个高度不受监管的行业”。她将来会有更高的透明度和守则。

      Pollen在伦敦诺丁山的家中从事职业,主要是每年聘请固定工。她说,她目前的客户是精挑细选的,不到20名,但透露姓名。她补充说:“选择权是100%至高无上的。” 但是Pollen仍然设法传达出追逐的快感——追踪艺术品并以高价获得它们。

      Pollen对一小撮长期客户的“唯命是从”的。“必须进行对话;他们必须热爱艺术。” 对她而言至关重要的是,“他们有真正的承诺。他们会做出反应!”她强调说。她说,这项工作的另一个重要部分是客户支付过多的费用,并他们“不买什么”。

      Pollen在苏富比(Sothebys)工作了近22年,升任苏富比欧洲高级总监和20世纪英国艺术负责人。早期的职业生涯亮点是1990年斯坦利·斯潘塞(Stanley Spencer)以130万英镑(合16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被钉》,这是现代英国艺术家的最高纪录(尽管自卢西安·弗洛伊德(Lucian Freud),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等人黯然失色之后)。

      作为一名艺术顾问,Pollen在拍卖会上以500万英镑(合610万美元)的价格为一位客户拍下了彼得·多伊格的一幅画,但差一点就超过了出价。她不会透露这幅画的名字,而是地说这幅画现在价值2500万英镑(3100万美元)。

      Pollen对一个特定的新项目感到兴奋。从1930年代到50年代,她才首次获得非凡的英国艺术私人收藏,包括英国画家本·尼科尔森,雕塑家芭芭拉·赫普沃斯(Barbara Hepworth)等人的作品,其中有些已经有80多年没有出现了。她估计这笔交易的价值为2000万英镑(合2500万美元),并将就如何最好地出售该项目向客户提供-私下,通过拍卖行或通过向英国提供一些作品以换取税收减免。

      前克里斯蒂(Christie)的总监乔·巴林(Jo Baring)也在家中诺丁山工作。自2013年以来,她一直是顾问,还拥有“少数长期客户”。

      她说:“他们不想要唯唯称是人,他们想要您的意见。”她补充说,英国人轻描淡写:“严肃的收藏家可能要求很高。”

      “为什么有那么多女性担任艺术顾问?” 我问一个艺术品顾问。她停了一会儿,然后回答:“我们倾听。我们与人相处融洽。我们合作。我们深入挖掘。我们持之以恒。” 然后她大笑。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1-12 17:47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 © 2009-2014,广州申博艺术品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757号-1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