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刘小姐:13113658425

    孙先生:13922695847

    电话:020-86201597

    传真:020-86749470

    Q  Q:3106130255  2902984829

    邮箱:hqxart@hzhxhj.com

    地址: 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民主村四角围路丰产支路自编28号001

新闻详细
  • 试论当代魏碑创作径拓展与审美境界塑造
    新闻分类:艺术传真   作者:申博    发布于:2020-05-01 16:11    文字:【】【】【

     

      当代是一个多元巨变的时代,如何看待文化传统和魏碑创作径的审美拓展?如何去实践当代魏碑创作的审美与风格塑造?当代魏碑创作如何体现出时代的审美境界?笔者从文化与当代魏碑文化审美拓展、当代魏碑创作观念与取法径拓展、当代魏碑审美径拓展与审美价值取向三个方面论述。

      一个时代的文化审美观念,来自那个社会的意识形态,一个书家的审美是与那个时代相合拍的。魏碑经典与中国文化相,具有丰厚的文化艺术意味,深蕴着中国文化内涵和中国哲学并成为最凝练、最典型的物化形态。魏碑的“内质”饱含着中国的传统文化、深刻的哲学之理和炽热的生命情愫;而其“外质”即表现形式,则属线性的艺术范畴。

      任何一种书体,一件作品是个人思想意识、审美观念的创造,但是其审美趋向必须汇入到那个社会大的潮流中,否则,没有任何价值。当代魏碑创作应以扎实的传统功底和较深学养,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有所创新,并体现出一种具有时代审美意识和艺术追求的书法。当代魏碑创作境界的塑造,应对书法的人文有着深刻的认识,必须站在书法的立场,守住它的文化根脉和传统根脉,遵循审美规律。从审美风格角度来看,随着当代魏碑创作的深入,我们对魏碑艺术审美有了而全面的认知,魏碑的审美风范具有中和雅正基础上的阳刚与阴柔并存的丰富内涵。随着历史的演进,随着社会形态的变易以及由此带来的文化变迁,当代魏碑创作必然地要适应时代的要求,随着时代的转换而转换。

      从艺术角度来看,当代魏碑创作发展需要的是艺术勇气与艺术热情,对当代书法思想和人文进行梳理,有助于我们进一步认识和把握书法发展的规律及其内质,有助于当代魏碑创作。当下,书坛所存在着文化的迷失和审美深度的缺失,用书法构建当代书法的人文,把书法的文化转换为书法的创作,以悠久的历史积淀作为艺术底蕴,雄厚的经典传统作为取法对象,表现出历史内涵更为深厚和久远。也只有这样,才能赋予当代魏碑创作以新的人文。

      当代魏碑创作对经典作品取法的多样化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点。全面把握魏碑创作的历史演绎规律,有助于对传统经典技法体系和风格范型有了深层次的理解与把握。书法史的不断重写就是在不断地调整经典的名单。

      魏碑经典与非经典并非是凝定不变的。《中岳嵩高灵庙碑》是北魏最早的碑。渊源所及,直接影响其后的如龙门二十品一类的北碑书风。《张猛龙碑》是承继龙门书风的经典之作,清人杨守敬《学书迩言》评:“整炼方折,碑阴则流宕奇特。”又《评碑记》评:“书法潇洒古淡,奇正相生,六代所以高出唐人者以此。”康有为将此碑列为“精品上”,并在《广艺舟双楫》评价:“结构精绝,变化。”

      经典从来都是一个不断更新的过程,一些作品被认同为经典,自然就会有一些本来的经典被排除到经典之外。在正常的情况下,这个更新过程比较缓慢,给人的感觉似乎是恒久不变的,然而一旦经历文化巨变的时刻,这种更新就会是突变的,这时候给人的印象又像是没有经典或经典。所以,去经典化本身就是书法经典化过程的应有之义,是该过程的一个方面。所以,决不能因为某个时代否定经典或消解和了一些经典,就说这个时代没有经典。消解和的是原有的经典,而在这种消解和之中,一些新的经典被遴选出来了。

      经典与非经典的彼此否定,并非是一种消解,而是在寻求联系中,生长到对方中去,由此出现了一种新的成立,新的价值,审美的维度由此得以延展。经典的形成是一个包含了极多复杂因素的过程。在经典形成的过程中,书法变化本身就承担了确立经典审美标准和规范的功能,折射出社会文化的演变。从书法史的发展看,书法审美观念的改变必定会带来对传统经典的解构。经典总是在某种特定的书法观念之中产生的,以不同的书法观念去看待作品,会选择不同的经典,而同样是经典,在不同的书法观念中也会有不同的意义。因而每一种书法观念总是在解构和原有经典的情形下去建构新的经典。与解构的过程同时的是一个建构的过程,或者说解构与建构本来就是同一进程的两个方面。

      当代魏碑的创作,在笔墨上非单纯的唐楷,也非单一的魏碑楷法;而是诸家于一炉,生发出既有唐楷形式元素,又兼具魏碑的笔墨语言相融汇的风貌的新探索。其特征体现在几个方面:一是点画的多变性、随机性、结字敧侧变化、自然生动。二是章法上错落有致,四周留白,整体布局显得格外有聚合感。没有传统楷书的整齐划一,有界格而边,界格线长短伸缩任其自然变化,自然地与笔墨分出新的层次,丰富了笔墨的意境和语言。三是笔墨生动,表现在对魏碑线质的灵活表达、运用。四是结字有大小、参差、伸缩变化,字与字的关联追求自然松动的状态。五是创作中一任自然。字在格内或正或斜、或中或侧、或正或变,透露出整体中有变化,变化中有统一;让灵动的笔墨契合静穆的丰神,又有丰富的感彩,既古人又力求拓展古人笔墨语言,开拓新的笔墨境界。

      当代书法正在发生着根本的变化。时代背景的历史转换,书法艺术的内在发展与审美取向的不断转变等种种内外因素的整合的方向发生了重大改变,当代魏碑创作又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当代魏碑创作中,一些书家进行“楷魏行书化”的尝试。“所谓‘楷魏行书化’不是几分楷书加几分魏碑再加几分行书,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楷书、魏碑、行书简单杂糅,而是几者巧妙的融会,变古则今,自出机杼。其特点在于它以楷书结构用笔为主体,参以魏碑笔法与结构趋势,间以行书的连带呼应,加上音乐感极强的运笔与节奏,创作而出的新书体。这种书体静中寓动,正而不板,活而不滑,将魏碑之雄放与唐楷之端严、行书之流动有机结合,通篇看去,气势与优雅并存,宏阔与严谨互参,从而形成一种前所未有的独特书风,也由此展示了这个时代的创新。”

      在当代文化的审美影响之下,当代魏碑创作在审美品格上,寻求“金石气”与书卷气的融会,所追求的艺术境界多以古朴深厚为基调,辅以率真的写意性、抒情性及笔法变化的丰富性、生动性;注重线条、墨色的丰富变化和结字的腾挪避就,注重点画的纵横结合,注重情感和性灵的流露。在虚处,字本身的结构,字与字之间,以至整幅布白正可谓“疏处可使走马,密处不可通风”,充满了以疏为风神,以密为志气的特点;在实处,体现娴熟的笔墨功夫,虚处融进了书者的各种素养,如人品、学识、气质、阅历及审美等。

      当代魏碑创作对形式感的追求逐渐成为一个关注点。当代魏碑书家对形式感的提炼及强化,选择了融合的创作方式,力求通过统一规律下的多种表现手法,来达到一种既不传统审美标准,同时又富有时代、个性气息的风格面貌。这种努力主要体现在对点画和结字的塑造中,对笔势方圆的把握,对部首穿插挪移的运用,对笔画变形处理,都显示出对不同形式感的追求和探索。

      魏碑书法创作作为一种书法历史现象,是一个时期书法创作规范、思维方式、价值观念等的反映。魏碑创作受历史、习俗、生活方式、行为规范、思维方式、价值观念等影响,在对传统的深入挖掘和继承的基础上融入些许现代元素和个人情性的作品。不论是甲骨金铭、秦汉楚简、敦煌,还是秦砖汉瓦、魏碑墓志,通过书法自身的不断扬弃来获得发展,以其雄强的、充满活力和崭新的姿态塑造出代表着时代特色的魏碑风格。

      魏碑创作径的拓展,对于碑帖的继承与取法来说,合之双美,离之两伤。清末民初的碑学书家,追求笔画外观的“拙”,沈曾植在表现厚拙的同时运用大量的方尖之笔和翻锋折笔,这是将碑与帖结合成为可能的关键。当我们全面考察当代魏碑创作时,发现当代书家在书法创作中碑帖互补,形成了整合的创新,从而形成了经典碑帖和“民间书法”并重的取法范围。当代魏碑的创作实践是以碑帖融汇为追求,既具金石味又有书卷气,体现出包容性和多样性。当代书家的创作思想在这个多元化的语境中得到解放,从碑帖“熔铸一炉”这一词语中透露出当代书家对书法资源的取法态度,性的书法资源取法成为当代大多数书家的取向。

      以碑化帖的创作探索的意义,在于将北碑之雄强,植入创作的实践之中。当代书家作了可贵的探索与尝试:一是通过汲取碑的内擫笔法来突破帖的局限,增加帖书的朴厚感。二是通过汲取帖的外拓笔法来突破碑的局限,化解碑书的呆板滞重,增加碑书的灵动感。在用笔、造型上对碑帖两方面的资源进行融会,在取法上,不仅重视“二王”,也同样重视唐、宋、元、明;在观念上,不仅注重传统的回归,在继承的同时更注重创造;在风格上,尽管求晋韵、追唐风,同时追求气势和情性的表现。

      风格是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创变是书法艺术的核心。风格的形成,在深刻挖掘、把握优秀传统的过程中,融入历史的、社会的、时代的诸多元素,再通过个体性格、气质、学养、审美、情感的介入从而借助于书法艺术技巧物化为具有独创性的艺术形式。当下一些写帖的作者偏重于表现“二王”书法的典雅、潇洒、流利,而对王羲之书法的骨力、劲势、雄强感表现不足,一味追求现代表现形式,追求表层视觉效果,由此引发的刻意性、浮浅性、雷同性等时弊尚未得到有效的改观。当代魏碑创作对历代魏碑经典重新审视与开掘,是在继承经典传统的基础上,取法多元,实践创新,展现个性风格。风格塑造与书家所处的时代息息相关,体现出时代和审美需求。

      当代魏碑创作追求雄强、、厚重、苍茫的审美理想。北碑风骨是当代书家魏碑书法风格审美的核心取向。因此,当代魏碑创作坚守的是北碑笔墨,从经典作品中积累素材,丰厚艺术底蕴,感受生活,把个人的书法创作与时代发展结合起来,用以古为基、古今互用的时代眼光来审视传统、深入经典,追求技巧的精湛与意味的隽永,建立起碑帖融合开拓个性书风的思,以一种崭新姿态凸显自己的审美追求。

      当代是一个在审美取向多元的时代,已经远远超出了传统意义上的帖学和碑学。艺术与文化是相辅相成的一种互动关系。书法作为一种艺术,既反映着文化,又为文化所动。从当代魏碑创作及其审美来看,在审美理想的追求上,追求“大巧如拙”、“大美不饰”的境界,以情统篇,以意生趣,以气作魂,以势解力,痛快淋漓而沉厚苍莽,体现出高旷的美学境界与深刻的民族传统文化的力。

      当代魏碑创作观念与取法径拓展,在于融会贯通,独辟蹊径。当代魏碑创作审美境界的塑造,需要植根于文人和民间这两大艺术系统,直追汉碑的雄奇古崛与天然之趣,在魏碑的体势骨脉中杂糅圆浑遒劲。因此,对魏碑经典的传承是为了寻求古典的神韵与当代书法审美的相融与沟通。

      当代魏碑创作风格拓展与审美价值取向,是一种文化和品性的艺术超越。当代书家在挖掘传统资源的同时,挖掘汉魏六朝碑刻书法审美价值,不断注入新的艺术元素,寻绎着符合时代审美的形式语言,丰富了当代魏碑创作艺术的内涵,了时代的主流审美理想和价值观念。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5-01 16:11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 © 2009-2014,广州申博艺术品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757号-1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