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刘小姐:13113658425

    孙先生:13922695847

    电话:020-86201597

    传真:020-86749470

    Q  Q:3106130255  2902984829

    邮箱:hqxart@hzhxhj.com

    地址: 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民主村四角围路丰产支路自编28号001

新闻详细
  • 三朝元老韩琦和他的《信宿帖》
    新闻分类:艺术传真   作者:申博    发布于:2020-05-27 18:02    文字:【】【】【

     

      近期,火爆电视剧《清平乐》成为人们餐前饭后的重要话题,而令我感兴趣的是第一集就出现的韩琦这一人物。

      韩琦,字稚圭,相州安阳(今属河南)人,北宋著名的家、军事家、文学家。欧阳修曾赞颂他“临大事,决大议,垂坤正笏,不动声色,措天下于泰山之安,可谓之臣。”韩琦不仅是北宋中期历史的重要者与参与者,他的思想文化还对北宋乃至后世都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

      “功盖天下者,其文章或掩于功业,而弗着于当时;然终不能泯焉者,有所托而传也。”韩琦为官四十余载,著作颇丰,但其亲自整理的现已多亡佚,不过后人整理留下的却较多。《书林记事》中提到:“韩忠献少年贫时,学书无纸,庄门前有大石,就其上学字,晚即涤去。遇烈日及小雨,张敞伞自蔽,率以为常”,这足以证明韩琦在书法上的付出与艰辛。在宋代,承袭唐、五代的既成书风流向,书法的上多以颜真卿楷书为,例如宋四家,均为取法颜氏,并抛弃肃穆的书风,形成灵动活泼,姿态肆意的风格。而韩琦亦深受颜氏影响,唯一不同的是他并没有摒弃颜氏书风。

      韩琦在宋仁至和年间(1054-1056)以武康军节度使,求知相州。相州是韩琦的故里,于是作昼锦堂为后圃。同时韩琦还做《昼锦堂》一诗来剖白自己要孜孜不倦地前进,要心存高耸的大节,要不懈地做下去,并指出目光短浅,气量狭窄的人,根本就不配文人士大夫的羡慕。十年后,治平二年(1065年)韩琦请欧阳修撰写《相州昼锦堂记》以记其事。欧阳修所撰写的《昼锦堂记》主要是围绕相州昼锦堂的堂名和《昼锦堂》诗诗意为论点,来韩琦的功勋品德。欧阳修前后反复构思、不断修改,才将文章送至韩琦品鉴。韩琦收到文章,非常欣赏,尤其是文章中的“仕宦至将相,富贵归故里”一句,直戳韩琦,于是韩琦命人将文章篆刻在昼锦堂上。不料没过多久,欧阳修又差人送至重抄本,与先前有所不同的是,他将“仕宦至将相,富贵归故乡”这句话改成“仕宦而至将相,富贵而归故乡”。韩琦再三斟酌过后发现,添上这两“而”字,语句更通顺流畅,抑扬顿挫,覆有深意。

      而《信宿帖》是韩琦留下的两本墨迹之一,另一帖名称《旬日帖》,二帖连装,总称《行楷信札卷》,现藏于贵州省博物馆。《信宿帖》内容如下:“琦再拜启,信宿不奉仪色,共惟兴寝百顺。琦前者辙以昼锦堂记□(容)易上干,退而自谓眇末之事,不当仰烦大笔。方夙夜愧悔,若无所处。而公遽以记文为示,雄辞浚发,譬夫□(江)河之决,奔腾放肆,势不可御。从而视□徒耸骇夺魄,乌能测其浅深哉。□褒假太过,非愚不肖之所胜,遂传□之大。恐为公文之玷,此又捧读惭惧,而不能自安也。其在感着,未易言悉。谨奉手启叙谢。不宣。琦再拜启□□□□台坐。”

      该帖中虽含有少数字型模样受损严重,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知道它想要表达的是韩琦对欧阳修为自己的宅院作文以记的谢启。帖后有不少名家提跋,大部分都是对韩琦的品格、功绩以及文学书艺的赞美之词。

      将此帖与同样是颜氏风格的蔡襄《海隅帖》相比,《海隅帖》的整体风格更妍美一些,用笔上端重劲健,有股的气息,而《信宿帖》气势磅礴,多力丰劲,字字顿实雄厚,体态丰腴洒脱,给人一种强大的视觉冲击,不仅如此,他还极善运用点画的肥瘦与钝锐作对比。例如横向点画轻盈,纵向左侧点画弱于右侧,右侧运笔时按笔较重,像竖、点、撇、捺等都略显较粗,但在出锋处又露出锋芒,以防点画平庸呆滞。该帖在章法上,布白均匀,但若是仔细勘察,会发现上半部分较为宽松,下半部分较为紧密。构成这种章法的大致原因有两个,一个是韩琦本人的书写习惯造成,另一个则是点画多的字形都恰巧凑合在一起。文彦博亦曾给予过他较高的评价:“晋公名画鲁公书,高出张吴与柳虞。幸得魏公挥翰墨,缘公楷法亦颜徒。”

      通过对不同书风的对比,会发现他在字形取法上不仅保留有颜氏书风,在这一笔一画中还兼糅着柳氏楷书书风的笔味,并不完全陷于颜体之中,如帖中的“谓”、“记”、“谨”等字,言字旁的第一横方头起笔且有意加长,“测”、“为”等字的竖勾均含有柳氏特点,所以他取法于颜、柳两者之间,唯一遗憾的是他的书风个人特点并不鲜明。不过所谓“字如其人”,能有这样的字无不充分体现了韩琦的品格豁达,志义。韩琦曾对自己的书画这样评价道:“韩画颜书世绝珠,铃斋时足奉驩虞。跋题应命诚羞涩,不是跳龙卧虎徒。”

      纵观韩琦墨迹虽没有强烈的艺术个性,但若是从历史价值上来讲它是一件经历过三朝历史人物的手书墨迹,可以看到当时人物的取法对象和书写情况,所以他的书法造诣是不容置疑的。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5-27 18:02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 © 2009-2014,广州申博艺术品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757号-1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