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刘小姐:13113658425

    孙先生:13922695847

    电话:020-86201597

    传真:020-86749470

    Q  Q:3106130255  2902984829

    邮箱:hqxart@hzhxhj.com

    地址: 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民主村四角围路丰产支路自编28号001

新闻详细
  • 笔法精美,风格独特,艺界高超——刘静怜墓志
    新闻分类:艺术传真   作者:申博    发布于:2020-06-20 19:08    文字:【】【】【

     

      山东寿光市博物馆藏有三块“魏碑” ,魏贾思伯墓志、魏刘静怜(贾思伯夫人)墓志和朱岱林墓志,其中朱岱林墓志书法被誉为“上魏晋,下开隋唐” 。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里将其列为“逸品上” ,评价此碑书法“如白云出岫,舒卷窈窈” 。徐悲鸿也十分推崇此碑,他的书法深受其影响。朱岱林墓志于明末出土,历代书家甚为推崇,名气很大,对我国近现代书法影响尤深。贾思伯墓志和夫人刘静怜墓志出土较晚,加之缺乏著录和专业的文章评述,因此知道的人不多,名气也小很多。

      几年前,我因工作原因为寿光市博物馆拓印碑刻,有幸接触到了这三块墓志。我是书法爱好者,看到墓志上的书法,特别是刘静怜墓志的书法,深受感染,对我的书法创作有很大的;我认为,刘静怜墓志在书法艺术方面不逊于朱岱林墓志。

      刘静怜(贾思伯夫人)墓志,现藏于寿光市博物馆, 1973年出土,青石镌刻,正方形,高宽各79厘米,厚14 . 3厘米,志盖盝顶无字。志文18行,铭辞10行,满行28字,共758字。首行题“魏故镇东将军、兖州刺史、尚书右仆射文贞贾公夫人刘氏墓志铭”等字。字迹清晰,无漫漶,惜出土后左下角受损。墓志载:夫人姓刘,名静怜,长广(今山东平度)人,其家族为“东齐”茂族。生于太和八年(公元484年) ,六月十九日,薨于青州齐郡益都城里(今寿光城南4公里的益城村) ,武定二年(公元544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祔穸宅兆(与贾思伯合葬) 。

      要研究刘静怜,就必须了解其丈夫贾思伯所处的社会。贾思伯(468~525) ,字仕休(与《齐民要术》作者贾思勰是同族兄弟) ,北魏时益都(即今寿光)人。他出身于官宦世家,其先乃甘肃武威之冠族。远祖谊,三国时魏国大臣,辅佐帝王,经纶魏道。九世祖机,幽州刺史,中途遭战乱,避原地东迁,至齐地(寿光)定居。其伯父元寿,高祖(孝文帝元宏)时,任中书侍郎,卒后追赠青州刺史。思伯自幼聪慧,童年学业优异, 10岁能诵《尚书》 《诗经》 。21岁出仕朝庭,官居要职。太和二十三年(公元499年) ,孝文帝亲统车驾南伐, 32岁的思伯跟随参谋军机,深受孝文帝的赏识。孝文帝临终,命他代写遗诏。42岁任兖州刺史,颇有政绩。在他离任时,当地人民曾为他立德政碑,名曰:贾使君碑(即书法史上著名的贾思伯碑,此碑和张猛龙碑并称“正体之”的著名魏碑)以表怀念。由于思伯学识渊博,后又被太保崔光荐为侍讲,为魏肃讲授《杜氏春秋》 。一时“文苑儒,遐迩归属” 。58岁,于孝昌元年(公元525年)七月十六日,薨于洛阳怀仁里,其年十一月归葬故里。

      思伯“工草隶” ,善书法,是一位翰墨高手,在一代儒林中,是佼佼出众的人物。 《贾思伯碑》为北魏名碑,他的墓志也定是名家所书,惜当时无在碑碣墓志上落款之惯例,何人撰文,何人书丹?难以考证。

      了解了刘静怜的家世及其丈夫贾思伯的社会地位和生活,就不难得出刘静怜墓志也必是当时书法名家所书的结论。

      刘静怜墓志字字精到、笔笔细雕,观其章法天真烂漫、朴实无华,虽是正书,行笔却不拘一格,风骨内敛,自然高雅,笔画轻重变化丰富,使疏朗的布局更显得自然浑成、生动飘逸。精美的笔法、独特的风格、高超的艺术境界在整体风格一致的情况下又可分为方折、圆转,方圆相间,结体中、奇、侧变化,使字顺其自然,尽其姿态体势,于端庄中动之势,毫无生硬、板刻之感。以下从几个方面评析墓志的书法艺术。

      布局疏朗,自然飘逸,有《贾思伯碑》笔法高古、结构精绝的风格;和《张猛龙碑》险绝竣逸、浑穆雍容、奇趣灵动、古朴典雅的姿态;还有《张黑女墓志》精美遒古、峻宕朴茂的古拙之美;以及《朱岱林墓志》古朴中又含婀娜的刚健之姿。刘静怜墓志书写时间比《贾思伯碑》(公元519年)晚25年,比《张猛龙碑》 (公元522年)晚22年,比《张玄墓志》 (公元531年)晚13年,比北齐《朱岱林墓志》 (公元571年)早27年。与以上诸碑虽朝代不同,《刘静怜墓志》属东魏时期,但时间上离得很近,书风属于同时代,笔法、章法布局等相近之处颇多。从书法艺术总体看,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书法风格更像《张黑女墓志》,结构扁方疏朗,参差错落有致,体态多变,内紧外松,波磔处明显带有隶书之意,使布局疏朗古朴,各字又因字立形,大小变化成趣。总体上讲,其章法严谨端整,纵有行,横有列,幅面内布局均衡,尺寸合度,体势端庄肃穆,规整秀丽,用笔方圆兼备,起落笔迹清晰可视,行笔提按变化丰富,有良好的力度感。以拙为妍,以重为巧,刚劲朴实受约束较少,在书写中表现出更大的随意性,运笔凝练而结构紧密,波势挺拔有力,方正中寓变化,并且强调每字中的抑扬和加强了的波磔,更显出整体的壮严和壮伟;墓志中字体变化多端,奇正互出,确实是魏碑中的妙品。

      墓志的用笔讲究中侧并施、方圆兼备,中锋多用于长横、长竖、长撇、长捺,得内压圆浑之趣。侧锋多用于短横、短撇、横钩转折中,这些短撇及横钩转折配以左右开张的撇捺,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中锋、侧锋的运用,尤其是侧锋、中锋之间的变化,横平竖直,但平而不板、直而不僵,主要体现在起笔,横竖撇捺的起笔用笔方法;侧锋起笔而后转入中锋形成方笔,这一点较难把握,看墓志中的横划,长横方起圆收,或圆起方圆收,两端重而缓,使得首尾俱低,富有节奏和韵律感。如“丁”“三”“工”等。其次,藏锋与露锋的变化体现出含蓄而不外露的笔意。如“言”“至”“仁”“素”等。竖画的斜切转横向下笔,提笔中锋行笔坚韧有力、挺拔,有的起笔作尖壮,有的直笔横落,夸张的起笔痕迹,增强了字的装饰效果。收笔有悬针和垂露之别,悬针竖给人一种锐利中见含蓄的感觉;垂露竖回锋向左,顺势回收,给人以刚中有柔、挺拔有力的感觉。如“柳”“悌”“枝”等。撇画有长短之分,短撇迅捷劲利,多采用切锋侧过笔法,啄之必峻。长撇起笔斜切提中后向下行笔,如竖画行至中上部,提笔调中后再将笔力送至撇尖,使长撇轻扬,曲而有姿,又壮若兰叶,清丽圆润,撇尖上翘,末端粗重敦厚中含隶书之意,形成含蓄开张之势。如“人”“夫”“春”“度”等。捺画有平捺、斜捺,平捺尽势而去,挺拔有力,一波三折,行笔由轻渐重,有一泻千里之势。斜捺出锋处将笔毫收拢向右上方提出,似隶书行笔刚劲利落,如金错刀,示人以刚正不阿之感。如“之”“追”“迈”等。

      墓志给人最直观的结体是呈横势。开张洞达,疏密自如,竖向笔画疏朗,横向笔画紧密,部分笔画夸张变形,示人以横式之感。撇画大胆左伸,捺画尽势右展,点画流畅,戈钩绵里藏针,婀娜右舒,横画尽力右行,单字结构宽绰,有隶书的扁方之意,尤其在单字中撇捺的左右伸展程度,体现出宽绰之意,结构严谨而又疏朗,具飘逸散雅之致,凝敛中时见舒润自然之妙,奇宏中不失雅正,疏朗中不失茂密,婀娜中加以流丽。此墓志书法的另一特殊处,在其不少字中以篆体而书以楷法。如“无”“花”“五”等,更增加了整体的艺术性。

      墓志的刻工刀法讲究,有精工妩媚、典雅劲秀之美,又有雄肆奇诡、古厚老苍之势;在运刀镌刻中下刀精准,胸有成竹,一气呵成,刀法纯熟,有较强的连贯性、明显的角度、力度的变化和趋势感,尤其是有明确的方向感,绝妙地表现出墓志的“笔墨味” ,而又不失“金石味” 。

      刀法娴熟转折灵动,真可谓见笔见刀,既有“刀情”又有“石趣” 。着意要刻出毛笔书写的笔意,将刻刀平直斜削,使刀刃更锋利,双刀刊刻以最轻松的刀廓来表现字的笔画。横画从入笔处精工入刀,到收笔处细细收刀,让人感觉到线条的弹性,点和钩随势而行,尽量保持书写的动态,横折竖画转折处斜刻一刀以示顿笔调锋。可见当时刻工的水平之高,功夫之深。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6-20 19:08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 © 2009-2014,广州申博艺术品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757号-1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