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刘小姐:13113658425

    孙先生:13922695847

    电话:020-86201597

    传真:020-86749470

    Q  Q:3106130255  2902984829

    邮箱:hqxart@hzhxhj.com

    地址: 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民主村四角围路丰产支路自编28号001

新闻详细
  • 托体同山 化羽入云——缅怀刘骁纯
    新闻分类:艺术传真   作者:申博    发布于:2020-07-14 19:33    文字:【】【】【

     

      写悼文竟然成了近年的经常操持之举,悲夫!所悼对象当然是自己亲近之人,或兔死狐悲,或有感而发,经常为此,说明吾等进入到人生相互送别的时段。人生百年亦难脱一死,重要的是看能否给社会、给他人、给文化留下些什么。

      不巧,一个多星期前,我在做网上(应四川美院美术馆邀)“85’新潮美术中的艺术”谈到刘骁纯先生,谈到他作为总编的《中国美术报》在风起云涌的上世纪80年代中的叱咤风云。归结到他作为总编对办刊旨的阐述:群贤办报、多极互补(注意是“多极”而非“多元”,措辞上还是谨慎的)。

      如果对他做学术评价,能够有声有色地办《中国美术报》并形成中国新潮美术主阵地,其功当为中国现、当代美术史所铭记、所彪炳!

      骁纯先生另一大功绩是作为推崇新艺术的美术家为学界称道,我刚注意到邓平祥先生在得悉后立马所作的对联:“刘水郎三角出中国始有艺术,中国美术报总编任华夏开创报刊。”虽不算工整,但透出一个重要信息:其中“刘水郎”指的是刘骁纯、水天中、郎绍君。三人共同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早本人两届),在上世纪十年代共同驰骋于美术领域,亦被人戏称为“大三角”。“大三角”共同开一代之风,居功甚伟。而这其中,一直专注于中国前卫艺术、中国当代艺术的又非刘骁纯先生莫属。其文风长于逻辑分析、步步推进,无哗众之意,有踏实之风。

      记得是1991年的《江苏画刊》上,曾发过刘先生的《就是创造》一文,其意大张旗鼓地为现代艺术正名,但更重要的是该文显示出先生对古往今来艺术史的宏观重构的能力,后在《江苏画刊》又发表《新象征论》等文,洋洋洒洒倒在其次,重要的是建立了独特的新美术历史框架。可以这么说,在刘骁纯同龄人中,他是最有艺术史系统性的叙述者之一,而晚辈中诸如我等尤为向往。

      在的基础上能够创造,这正是骁纯先生留给后辈的景仰之处和努力方向。斯人已去,吾辈当奋力前行,续薪柴之力以告慰先生。

      刘骁纯先生是我们家中思维最为缜密、治学最为严谨的一位学者型家,可惜近几年身体一直未能摆脱病魔的纠缠,好像是前年因病情严重住进了积水潭医院,我去看他,他已十分坦然,准备好随时告别,没有丝毫对死亡的恐惧。本想多聊一会,怕他身体支撑不住,只好半个小时后告辞,不想竟成最后一别。

      哀悼刘骁纯先生!刘先生这几年一直在病中,但他对中国当代艺术特别是与水墨媒介有关的艺术创作研究,有着与众不同、出类拔萃的学术思考与研究。其中,从崔振宽美术馆开始的“新写意主义”系列艺术展,通过馆长崔迅出资助力正在不断推进之中。刘先生以写意主义为题,意欲将中国多元化的当代写意艺术置于国际语境中加以拓展与延伸。我与刘先生策划首届展,商议定为“新写意主义”,旨在与新表现主义对待并相辅相成,以不同指向推动网络时代新实验性当代艺术的发生发展。自首届展后,崔振宽美术馆正在筹备第二届展。惊闻,无限悲恸!唯愿以此秉继刘先生之遗愿,继写新写意主义中国当代艺术篇章,以慰刘先生之灵!托体同山,化羽入云,刘骁纯先生一走好!

      向刘骁纯老师致敬!珠海会议的召开就是广义、我和刘骁纯老师商定的!在当时的历史情景中,作为王朝闻先生的博士生刚毕业,走马上任新潮美术的前沿阵地——《中国美术报》主编,成为美术界执意识形态场域之牛耳的首席学术裁判!

      刘骁纯先生千古!1996年,我的首次个展在国际艺苑美术馆举办,同时举办了学术研讨会,参会的艺评家有水天中、刘骁纯、贾、范迪安、易英、殷双喜、邓平祥、冷林、皮力等,刘骁纯作为此展的学术主持成为了研讨会的召集人,这次研讨会的专家发言被《美术家通讯》刊载,这是我艺术生涯的重要事件。24年闪过,泣悼!

      借水天中老师发布的消息广告而之。刘老师真是一个大、大释然的人。在中国美术界,他是理㡳最为扎实,同时,艺术感觉又非常通透的一位前辈。中国美术界失去刘骁纯老师,是一个重大损失。沉痛掉念!刘老师一走好!

      刘骁纯先生千古。2009年与先生相识,2012年在一起开会,2014年一起参会并去家里拜访,2015年去三亚他的寓所采访他,2016年西安再见面,凡五次面聆教益,音容笑貌,如在眼前,今日竟成永诀。刘先生的学问厚重通透,美术理论界骤失扛鼎者,悲夫大哭。先生西去,从此远离痛苦,永登,!

      也是在深圳,陪刘骁纯先生及夫人在创意园喝粥,记得还有程丛林先生。一晃十年,都在今天翻页。刘先生千古!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7-14 19:33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 © 2009-2014,广州申博艺术品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757号-1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