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刘小姐:13113658425

    孙先生:13922695847

    电话:020-86201597

    传真:020-86749470

    Q  Q:3106130255  2902984829

    邮箱:hqxart@hzhxhj.com

    地址: 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民主村四角围路丰产支路自编28号001

新闻详细
  • 两代人的未了情——林散之费心我“鹅群”换“
    新闻分类:艺术传真   作者:申博    发布于:2020-07-26 15:45    文字:【】【】【

     

      左笔大师费新我的一生,收获并珍藏着诸多书友之情。陆俨少曾约费新我共赴浙江上柏寻访故地,商建“陆费山庄”。启功曾为费新我咏诗二首,其中写道“左腕如山不可摇”。而上世纪80年代初,费新我与当代草圣林散之“群鹅换溪山”的故事,则是一段流传书坛的神奇佳话。

      2019年4月21日,林散之长子林筱之邀请费新我三子费之雄相聚乌江故居,两位当代书画老人抚今追昔,促膝长谈,其间也交换书作,从上一辈“以画换画”到这一代“以书求书”,又接力书写了这段令人难忘、充满趣味的书坛佳话。

      据费之雄回忆,他们此前一次相聚还是在2004年秋天,时值江西南昌市举办全国楹联节。十多年未见,难得这一聚。当日,他们共同祭扫了林散之之墓。

      费新我与林散之相互倾慕。早在1966年林散之就书赠费新我一幅扇面,诗中写道:“江南文物久相亲,尤爱姑苏费老人,手自左挥原反右,貌从故我独翻新……”林散之夸费新我是难得的人才。他曾说:“你看费老所有的书法作品虽形似核桃,但一个个字就像一朵朵花,气韵生动娟秀,美极了,而且是与众画家不相同,自成一体。我见了,就爱。”费新我也非常林散之。他常利用去省城开会之机,去南京百子亭看望林老。一次,他指着林老书法那流畅、韧练、多变的线条,赞道:“多好,好啊,不得了!”因林老听觉不是很好,费老就在纸上把自己的感受写给林老看,林老也在纸上写道“你的字也好”。

      费新我与林散之有许多相同的兴趣和爱好,太极拳就是其中之一。二老都醉迷于太极拳,他们对太极拳如此钟情也有共同的原因,一是把它作为主要的健身运动,强壮体魄;二是把它与书法和创作联系起来,从拳术的律动中获得书写的灵感。他们在发扬太极拳养生功能的同时,把太极拳的艺术性与意境美应用于书法艺术创作之中,从太极拳的一招一式中体会书法艺术的道理。对于太极拳与书法之间的微妙关系,林老曾说:“打太极拳要正、稳、舒、柔,式式连续,处处圆活,慢快自如,协调,手领神随,达到绵绵如抽丝、一气呵成的境界,这与草书道理是一致的。”费老曾是苏州市武术协会首任会长,他也说过,“学拳要,学书也要,这法是什么呢?在拳而言为得劲,在书而言为得笔,得劲与得笔是相通的,都要符合太极的之理,要刚不刚,要柔不柔,刚中寓柔,柔中寓刚。”就因为这个特殊的共同爱好,两位老人见面时总是有说不完的。

      费新我与林散之都有爱鹅之癖。1981年春天,作为江苏省国画院的同仁,两位老友又一次相聚南京,谈笑之间,林老对费老说:“听说您喜欢画鹅,您给我画一幅30只鹅群图吧,我给您画幅山水画。”费老欣然同意,精心绘制了一幅《鹅群图》长卷,画面有27只白鹅,有的游弋水中,有的憩息岸边,俯仰动静各具情态。费老亲自持画送到林老家中,林老观罢,十分高兴,当即在画卷左侧写下“心向右军换白鹅,黄庭遗墨至今传”。转眼8年过去了,二位老人已是耄耋之年,费老的《鹅群图》仍未换得林老的山水画卷,便写了一首诗给林老:“心同道合连天近,水绕山行去又还。艺趣融融疑是梦,鹅群八载换溪山。”并托徐植农写信给林筱之重提此事。林筱之回信笑称:“费老用心良苦,以群鹅换溪山8年未得,传为历史趣闻。当时家父欲得30只鹅,后只得27只,不足数,因此家父拒不付画。古人欠债亦多,诸不如家父巧立名目而拖欠至今,老人已风烛残年手不应心矣。”费老看完信说:“林老德高望重,年长我5岁,他是决不会赖账的。未能践约主要是年纪衰老、力不从心的原因吧。”虽然林老年高体弱,但还是在1985年抱病为费新我家乡湖州双林镇建的“新我亭”题字,寄托了对老友的无限情思,费老对此也深感欣慰。后来,林老的门生邵一衡写信告诉费老,他在林老的书房看到了《鹅群图》,林老为此讲述几年前的赠画之约,并叹气自己已力不从心,无法执笔作画回报,随即找出一幅旧作《溪山图》交给了邵一衡。邵一衡不知是给自己的,还是林老为践约让他转交给费老的。费老读信后很高兴,立即复信说:“林老所赠的《溪山图》各半分吧,你留下林老的墨迹,我留下林老的情谊,如何?”说起这段笔墨缘,费老还欣然写道:“八载谐情疑是梦,鹅群换得半溪山”。

      父辈们曾画传情、美美与共,遗憾的是书画情未了,后代人要续写翰墨情缘,既是为上代人了却一桩心愿,“抹掉老账”,同时也是把父辈的书画友谊发扬光大,开创新,共同做到两代承书画、接续传佳话。林筱之与费之雄一拍即合,十分激动,来到桌案前构思并当场书写起来。费之雄先撰写一联:“三绝诗书画,一生道释儒”。林筱之接着撰写一联:“以画换画上代事,用书求书今朝情”。此联构思比较巧妙,只用了14个字,就把两代人的书画情谊完美地呈现出来。因费之雄撰写的联主要是献给林散之的,故林筱之又要求其再写一幅给他。费之雄当即写下“箕裘至交”四字。“箕裘”典出《礼记·学记》:“良冶之子,必学为裘,良弓之子,必学为箕。”以之祝愿费、林两家世代互学互助,上辈人创造的事业和情谊,应在下一代人身上继续向前推进,永远开创更加美好的明天。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7-26 15:45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 © 2009-2014,广州申博艺术品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757号-1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