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刘小姐:13113658425

    孙先生:13922695847

    电话:020-86201597

    传真:020-86749470

    Q  Q:3106130255  2902984829

    邮箱:hqxart@hzhxhj.com

    地址: 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民主村四角围路丰产支路自编28号001

新闻详细
  • 清代画家梅清国画作品赏析
    新闻分类:艺术集藏   作者:申博    发布于:2018-10-21 15:21    文字:【】【】【

     

      梅清(1623---1697),字渊公,号瞿山,安徽宣城人。生于明熹天启三年(1623年),卒于清圣祖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顺治十一年 (1654年)举人,与石涛交往友善,相互画艺。石涛早期的山水,受到他的一定影响,而他晚年画黄山,又受石涛的影响。所以石涛与梅清,皆有“黄山 派”巨子的誉称。梅清以画黄山著名,“得黄山之真情”,与石涛、弘仁成为“黄山画派”中的代表人物。现代画家贺天健在《黄山派和黄山》中评道:“石涛得黄 山之灵,梅瞿山得黄山之影,渐江(弘仁)得黄山之质。”梅清擅长山水、松石、尤其好画黄山,自谓“游黄山后,凡有笔墨,大半皆黄山矣。”他笔下的黄山,以气势取胜,行笔流动豪放,运墨酣畅淋漓。取景奇险,用线 盘曲,富有运动感。有异于新安派比较生涩清峻的画风。他长期深入黄山。多写生黄山真景。虽经常自称学元代,却有自己独特的创造。他风格清俊高逸,表现山峦 的云烟变幻,松多奇苍。曾用卷云皴,给人苍茫感觉。他的《宣城二十四景图册》,堪称平生呕心之作。人称他山水入妙品,松入神品。他间亦画梅,其梅画烟云历 落,枝干奇古。72岁时所作的《高山流水图》轴,现收藏于故宫博物院。作品苍劲的运笔、酣畅的墨色、及皴法、用点均更多石涛意韵。梅清笔下松弛中见功 力,零乱中求整秩,经纬明快,恬适流畅。他善诗和书法,并著有《天延阁集》、《瞿山诗略》,画有《黄山纪游》册。作品有《山村清景图》、《黄山图》、 《黄山十九景图》、《黄山炼丹台图》等。明末清初,随着黄山旅游的开发和出外经商的徽州商人对家乡风物的眷恋,“黄山图”成为重要的表现题材,出现了中国画史上第一个以山命名的画派--“黄山画派”,梅清就是其中的佼佼者。梅清以画黄山著名,“得黄山 之真情”,与石涛、弘仁成为“黄山画派”中的代表人物。出生于宣城的他“所居近天都”,一生中“两游黄山,七浴汤泉”,“游览诸峰随手写景,故笔底通灵, 不落寻常蹊径。” 梅清(瞿山)善于向大自然学习,“用古人之规矩格法,不用古人之丘壑蹊径”。以气势取胜,行笔流动豪放,运墨酣畅淋漓。取景奇险,用线盘曲,富有运动感。 有异于新安派比较生涩清峻的画风。他长期深入黄山。多写生黄山真景。虽经常自称学元代,却有自己独特的创造。他风格清俊高逸,表现山峦的云烟变幻,松多奇 苍。曾用卷云皴,给人苍茫感觉。人称他山水入妙品,松入神品。他间亦画梅,其梅画烟云历落,枝干奇古。作品苍劲的运笔、酣畅的墨色、及皴法、用点均更多石 涛意韵。梅清笔下松驰中见,零乱中求整秩,经纬明快,恬适流畅。他长于写黄山峥嵘,松石多有奇姿,笔墨苍郁灵动,着意于点线交响,而自成家法。笔下的 黄山豪迈奇绝,“备极云烟变幻之胜”。既不同于弘仁的冷逸峻厚,也有别于萧云从的高森苍润。此幅《西海门看落照》,作者抓住了黄山典型的形象,根据形式美的规律进行加工,强调了自然变幻的整体感受和神韵。布置气象以“松满云谷”来作主体,排松气 势联贯,又分段为伍,山势龙脉蜿蜒盘上耸立,白云缭绕,四周的留白使得画面气象开阔,雾气氤氲。不论构图的处理,形象的刻画,都能恰到好处地提示出特定对 象的审美观感。海浪似的松涛为实,白云空灵为虚,与整体块面造型的火成岩峭峰相映成趣,布局严谨,奇正相生,有鲜明的艺术特色。中国山水画在体现空间上讲 究虚实相映,开拓境界,丰富画意,常以“云气为象”,所谓“山本静,有云则动”,“山之有云犹鱼之得水,自然空灵”,以至形成了传统山水画处理虚实的一种 手法。梅清此图妙在能将云气掩映处理得颇为自然,甚合黄山有断有续、非断非续、云气空漾、顷刻之间顿成异观的神气。他并不是采用“墨花飞动湿云生”的 表现方法,而是靠形象衬托来显示其体闲逸而舒展的云层。自有一种“深壑蓄云彩,纷郁出清晨”(陆畅《山出云》)的诗意。整体中以茅屋点缀,增添了生活情 趣。前人称梅清“画山水入神品,画松尤为奇绝”,这正是作者受黄山长期陶养的结果。黄山孕育产生了梅清和戴本孝、渐江、石涛等大家,并形成了黄山画派。黄山雄伟、透逸、奇峭、虚幻、险隘兼而有之,这是大自然赋予的先件,画家可从不同 的感受出发去创造不同的意境。如渐江等以冷逸简远为“静”的意趣,反映了他们的艺术个性;梅清却以酣畅豪纵为“动”的韵致,并从透逸奇峭的角度去表 现,他的笔墨形式正是适应了这样的主题内容。新安画派的突出特点是能以古人之笔墨,参证自然造化,其构图、取景以及笔墨的渲染无不受到真山真水的影响。因 此,画风与清初摹古派的一味师古迥异。《西海门看落照》最能体现“黄山之影”,落晖之前,西海门暮霭迷漫,山峰如剑直插云端。山峰之间因光的作用,呈现出 明暗关系。而清淡明洁的水墨写就的浮丘峰九叠芙蓉冉冉凌空而起,更是如梦如幻。……梅清将黄山的形、神、韵都尽现笔端,位列“黄山画派”之冠,当仁不让。款署:高山流水。仿石田老人笔意。甲戌中秋前一日,瞿山梅清时年七十有二。钤印:矍硎清(白文)、渊公(朱文)、老去看山眼倍青(白文)、天延阁图书(朱文)图绘景象奇伟的山川之貌,水墨画圆柱形险峰兀立于群峰之中,山壁陡峭,气势雄伟。山下苍松掩映,一人席地而坐,观赏奔流不息的瀑布,情景交融,意境高古空 旷。工中带写,老笔纷披,墨韵乐然。山峦用淡墨皴染,浓墨点苔,山石清丽而富有凹凸的立体感。梅清画松有奇气,近处古松蟠曲多姿,枝叶繁茂,远松亭立,萧 然有致。款题虽言系仿“石田老人笔意”(沈周)之作,但体现出的完全是梅氏晚年粗笔皴擦、焦墨点苔、笔力老健的画风特点。款署:瞿硎石室。我爱先生披鹿裘,一声长啸万山秋。只今洞口孤云出,谁解瞿硎伴我游。瞿硎石室一号山门,乃宁易第一仙境。瞿山清识。钤印:臣清、瞿山(朱文合首印)、禅心侠骨(白文方印)、老去看山眼信青(白文方印)此画中,梅清根据家乡宣城山门洞的自然景观特点,采用其独创的“破空”章法,使图右上方山峰从半空云中突现,形象地描绘了奇峰、怪石及岩洞的神貌。梅 清故乡宣城有文脊山,山中有瞿硎石。东晋太和末年有位不知名的学者隐居于宣城文脊山的瞿硎石室,人遂以“瞿硎”呼之。宣城诗人梅芬诗咏“瞿硎石室”:“几 经兴废代,石壁疏古容。荒室啸野狐,棋枰扰种种。烟木樵云声,斧痕岁月冗。俯之才一穴,仰面已千陇。”石室四周幽胜,溪谷邃深,峰岩回曲。文脊山上架 有气桥,气桥的内山和外山都是梅家的祖坟所在地。山南庄位于文脊山阳之麓,就是文峰梅氏聚族而居之地。梅清绘制过大量类似《瞿硎石室图》这样表现故乡山川 的作品。他的别号在书画作品中常见的有瞿硎、瞿硎山农、瞿山道者等,都表现了他对故居的眷恋之情。《瞿硎石室图》,画面上密林幽幽,几株古树向两旁伸出树杈。其下坐一得道老者,正遥望远处山峦。其身旁有一香炉,袅袅升烟。左边千仞高山直立而 上;远方以淡墨调和花青色渲染,是墨亦是山,妙趣横生。画面下部,两角虚淡接边,有横斜的地坡和重墨干笔的树木。左下角的几处杂树显得孤傲气绝,稳定而虚 灵,枝干用干淡之笔勾勒,浓墨湿笔写出树叶,表现出树木的沧桑、灵动。林中得道老者身着赭色衣衫,神情淡然。坡地上竖立的浓墨苔点和细劲小草与淡墨干笔横 扫的坡地纵横相破,更是错落有序。梅清的用笔多仿荆、关笔意,画面虚实相生,笔墨纵横,黑白、干湿、枯润相破,穿插有序,藏露巧妙。梅清用笔喜用淡墨渴 笔,线条喜用曲线叠加,画面有一种极强的流动升腾之感。这源于他擅用长锋兼毫,创作出“S”形的线勾和线皴。与直线相比较,曲线具有更强的生命律动感。梅清画作的布局结构往往是奇特、新颖的,给人以“奇怪”的感觉,就如《瞿硎石室图》中的“破空”手法,俨然是“飞”来一座山峰。的确,这在那些因循守 旧,以单纯摹古为的画家看来是很“怪”的。但这种所谓的“怪”,正体现了梅清的创新。石涛把梅清的绘画艺术归为“豪放”一格;王士祯在《蚕尾续 集》中也曾用“少见多所怪,绝技岂必昭群聋”来高度评价梅清的创新。清代的蒯嘉珍虽然也认为梅清的绘画“奇怪”,但是他比较客观地认为梅清的画得 自“黄山奇险之境”,是因为“渊公所居近夭都,游览诸峰随手写景”,故“笔底通灵,不落寻常蹊径”。这正道出了梅清绘画艺术的“奇”是受自然真景实境的启 迪,以现实为依据,具有深厚的写实功夫的,并非故设奇怪之境以哗众取宠。继“新安画派”奠基人弘仁之后,梅清一开“黄山画派”豪格之先河,成为清初画 坛上卓有成就和影响的大家。题识:瞿硎先生衣鹿裘,坐石室,事具晋书,今遗迹见存。而石门天成,尤称奇绝。图以我法,不知堪与伏君赞作敌否?瞿山清。钤印:瞿硎石室中人、渊公、瞿硎后纸:方亨咸行书:平川历历草芊芊,簇簇轮鞅破晓烟。十里五里花如雪,一声两声莺弄弦。马蹄未是养生理,人面须仿薄俗迁。且学司空酣旅舍,由来杯酒在神仙。途中偶作。湖象城边落照红,征蹄暂歇对春风。月明何处一声笛,往事都来半醉中。夜气似因花气和,云心直与我心同。辘轳一枕欹金碧,不问华胥自通。旅夕。岐自年年,又是清明旅食天。襟袖襂褴尘影里,鬓毛白尽春风前。粉香十里巢梨树,碧浸一川榆柳烟。佳节但须酬酩酊,途穷何必漫澘然。清明近作。书似子固老年世翁正。邵村咸。钤印:方亨咸印在清初黄山派画家中,梅清是特别突出的一个。他的山水多出写生,构图极为奇险,石涛早年曾受他影响,近人张大千亦极力学之,故颇为所重。此图以细劲盘 郁之笔写瞿硎山色,简约清远,山势峻奇,洞壑幽深,远峰如筍,从深谷直插天际。笔墨极为洗炼,境界却异常悠远,淡宕清远之气沁脾。后有同时文人方亨咸 行书诗,其书卷气息与瞿山画笔可称同调。王隐《晋书·隐逸传》记:“瞿硎先生者,不得姓名,亦不知何许人也。太和末,常居宣城界文脊山中,山有瞿硎,因以为名焉。大司马桓温,字元之,谯国龙亢 人,东晋权臣、名将,是宣城太守桓彝之子,尝往造之,既至,见先生被鹿裘,坐于石室,神无忤色,温及僚佐数十人皆莫测之,乃命伏滔为之铭赞。竟卒于山 中。”题识:梦里何年石室开,溪桥松径断尘埃。稍待冷后,倚杖无人待我来。予此过山题壁作此画,瞿山梅清。钤印:得句自长吟、渊公、弎昧游、小梅画印、瞿山人清记、山高水长、梅清题跋:(一)梅清字远公,号瞿山,安徽宣城人。善诗文,工画山水。犹善画松,写黄山景物甚多。梅清对元四家、明沈石田之技法有深究。又重自然,遍游名 山大川。此图卷集奇峰异石,怪松云海等于一体。格调松秀枯澹,墨色苍浑。构境空疏,近于元人体格,为梅清山水之佳构,不可多得也。小亭韩泰华识。钤印:韩 泰华印、泰华、一帘红雨燕泥香(二)梅精于绘事,为“黄山画派”之首领。笔墨简率,皴染合用,虚实相间,意境深远。虽法元人而雅澹之致,似觉胜之,不可不宝。庚戌秋月郋园叶德辉谨题。钤印:叶德辉(三)此山水卷笔墨简淡,苍秀卓立,布局萧疏,意境高逸。聚卿刘世珩观于聚学轩并题。钤印:世珩私印(四)海内梅清佳作第一绝品。石涛得黄山之灵,梅清得黄山之影,渐江得黄山之质,此近世大画家贺天健中肯评语也。梅清为清初中黄山画派首领,石涛初期亦受 到其影响。在中国绘画史上,石涛、梅清皆有着巨大划时代功绩,而梅公作品尤为稀少。余玩书画五十余年,所见梅氏作品此乃为第一。笔法精到,布局清奇, 气势磅礴,清雅绝伦,遂哥同观,实为人生一乐也。鄞县布衣醉石吴孟迪拜题。钤印:醉石梅清以画黄山著名。“石涛得黄山之灵,梅清得黄山之影,渐江得黄山之质”(贺天健语)。梅清一生的黄山画作颇丰,但至今的却不多。梅清的画,气势磅 礴,意境清奇。王士祯《居易录》谓其“画山水入妙品,松入神品,烟云历落,枝干奇古,似过王孟端,更数十年后,断纨零素,当不减苏黄也”。近人对梅清更加 推崇,甚至称他为“明清两代山水画写生之”。若以四个字来概括梅清画风的特点,那便是清、奇、秀、远。《奇峰云海》手卷,即是梅清写黄山胜境之精彩佳构,与博物馆收藏《黄山松谷庵图》风格相似。此卷作于乙亥年(1695),是梅氏70岁以后成熟时期 之精心佳作,一派炉火纯青之状,没有任何火气,面貌更为明显。创作风格有以下特点:一、黄山峰石皴法之独特。在长披皴与斧劈之间参以卷云等皴法,古今 没有,谓之梅清皴。更为奇特的是皴后的渲染使黄山奇峰呈不同方向的立体感,更显走势雄强,造型奇美,令人拍案叫绝!二、梅家“树树花”的独创。早在三百多 年前,宣城画坛即赞梅清所绘树为“梅家树树花”。王士祯有诗赞之曰:“从夸荆地人人至,不及梅家树树花。”梅清所绘杂树,树干上大小深淡不同之圆点,如树 如花,顿生美感。三、远山造型之独特。远山造型如笋如箭,层层重叠,高低、瘦胖、深淡、都各不相同。这都是梅氏多次亲仿黄山,自然的结果。在《奇 峰云峰》手卷约四米长的巨卷中,梅氏创作的崇山巨壑给人以松弛谐畅、俊朗清明的深刻印象。梅清的画,如其名,透着一股清气。梅清与石涛齐名,皆是黄山派巨子,在中国绘画史上的地位不可等闲。梅花是梅清最爱的题材之一,偏偏他又姓梅, 真是“梅花入梅家,兼爱得其所”。此帧梅花,笔法性灵,烟云历落,枝干奇古。虽只有寥寥几笔,然小中见大、平中见奇,梅清深厚的笔墨已然。梅花是 画家笔下挚爱之物,文人墨客多有案头戏笔,但造诣有高低,运笔之间很能反映绘画水平之优劣,最是不能藏拙之题材。虬曲回环的一段枝干,遣笔用墨的水平一目 了然。梅清的用笔对后世影响深远,例如张大千受梅清的影响很大,尤其是他的松树画法纯学梅清,其枝干用笔多有从梅花中脱胎而来者。展观梅花,闻似有香,若 人品不高,梅花亦损其高韵;惟人品端正,才能得梅花之清澈。题识:夙爱黄山景最幽,危桥松引渡深湫。欲穷天际观云海,直到丹梯最。丙戌秋九月既望,瞿山梅清。钤印:梅清之印款识:黄山皆奇奇怪怪,余游后,壬寅安视我友詹公为余搜罗,盈箧多半是黄山奇险之境。三十六峰之胜。然极奇极怪之境,何有乎?西海,天都,始信,师子岩略展一过,亦可聊当卧游诸峰。写卷并题数行,新安诸子,瞿山梅清。钤印:云无心而出岫(白文)、臣文印(白文)、听鹂馆主人、玉石枝书(白文)、杨法之师(白文)、柯庭鉴定(白文)、戴之农鉴赏章(白文)、李清真赏(朱 文)、瞿山人(朱文)、新田山长(朱文)、弘农(朱文)、东吴(朱文)、瞿山人线次)、香风有麟(朱文)、笙鱼审定书画真迹印(朱文)、正 吾所好玩而老焉(朱文)题识:眼中秋色竟,流水轻风一扣舷。隔岸柴门人独远,几行鸿雁渡江天。仿黄鹤山樵笔意。瞿山梅清并题。钤印:瞿硎清、渊公在清初黄山派画家中,梅清的画风特别灵动,得江山风月之助,这是自然之理,但和他的艺术取向亦深有关联。他一生崇尚王蒙,王氏绵长松秀的解索皴,被他恰到 好处地运用于黄山的奇峰怪石。加之善于晕染,于是,烟云变灭的氤氲气象,特别得黄山的神情。此幅便是学王蒙,但造境构思却与王氏大异,高耸入云的危崖,满 山满坡的苍松,蒸腾而上的烟岚,清澈见底的溪涧,是黄山脚下常见之景,但一入梅清笔底,韵味就更清润浓郁了。本幅自识:一篙破寒玉,雨霽微波漾。蜿蜒灘,峰巒千萬壯。次第歌聲放。群公逸興牽,暗綠山堂覆。綺席耀華燈,拇陣分紅豆。娑羅花未開,香 風已先逗。庚午初夏,綺園先生、東岩世兄招同于鼎、栗亭、仁遠、鵬遠、文璿叔、夏家培翼泛舟岩溪,晚集虯山堂,各賦短古二首並正,弟清。钤“某子”、“瞿 老人”印两方。黄山位于安徽省南部,歙县西北,山脉绵延三百余里,拥有72峰,以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四绝”名闻于世。清初安徽地区的著名画家弘仁、梅清、石涛等多以黄山奇景入画,形成了“黄山画派”。其中,梅清笔下的黄山以气势取胜,不同凡响。这套《黄山图》册是梅清晚年的精心之作。全册共8开,分别绘天都峰、峰等黄山8景,或孤峰千仞,或云海茫茫,或苍松蔽日,或雄关峻岭,景色各异,气象 万千。梅清画黄山之法有三,一以线条勾勒为主,二以墨色渲染为重,三是融勾勒与渲染为一炉。此图册便是采用第三种方法绘制而成。梅清的山水画远承宋元诸家的遗绪,近学“元四家”和沈周的笔墨技法,又尝与石涛相互画艺,故尤深。他的创作最重自然,他曾在燕、吴、齐、楚之 地游历名山大川,终日面对青山描摹写生。黄山和家乡宣城是梅清绘画中最着力表现的题材。在《赠慕潭黄山十六景》册上,他自题“余游黄山,凡有笔墨,大半皆 黄山矣。”可见他对黄山景色用功之勤。梅清图写黄山自写生入手,又加入自己的主观感受,再以豪放、泼辣的用笔,突出黄山奇、峻、险、秀的意境,独树一帜, 别开生面。款识:秋窗偶暇,老兴犹存。何以劝我,有酒盈尊。何以容我,无事闭门。古人在前,瞿山在后。前后,相期不朽。仿米襄阳法。辛未九月,瞿山梅清。钤印:臣清(朱)、梅清私印(白)题识:水榭真怜结夏宜,翛然坐隐对心期。松阴深处松声满,不识三伏时。仿马遥父笔意,瞿山梅清并题。钤印:瞿硎清、渊公、柏餕山口人家、天延茶夜之间此幅《松阴水榭图》为梅清仿宋代著名画家马遥父笔意而作,取景奇险,用线盘曲,行笔流动豪放,运墨酣畅淋漓,异於新安派生涩清峻的画风。画面自上而下,山 石、松树、瀑布、水榭以半居右侧画面之势急剧而下,险中更显远阔之境;广袤的水面平静安然,与险峻的山石形成鲜明对比,增强了画面的起伏与感染力。梅 清的作品多给人以清俊高逸、苍茫远阔之感,并善於运用笔、墨、皴、点等多种手法表现山峦云烟的变幻、松树岩石的苍莽,零乱中求整秩,经纬明快,恬适流畅。 时人称其山水入妙品、松石入神品,当知其艺术价值魅力的恒久所在。题识:云门峰乃黄山岳之阊阖也。二百里外先见此峰。三日后始上其境。仿黄鹤山樵笔意。瞿山梅清。钤印:瞿硎清、渊公款识:壬申三月,稼堂先生着屐游黄山,首夜必宿松谷,由松谷入云门。笋峰毕见愈奇矣。予愧衰朽不能三浴汤池。因作是册,聊志之意。瞿山梅清。题跋:1. 自黄鹤山樵以渴墨画山,作皴法别辟蹊。绘事家咸之沈。娄东四王,乃尽发其微妙。梅瞿山后先辉映,小变其法,而苍浑宕逸之致,终一揆也。余 旧藏王晖名迹知伙,独瞿山画仅数册,亦如是幅之幽邃。庚辰秋,曾在蘧园遇一老,占携有瞿山作黄山图,高才六七尺,笔味荒简,非其寻常墨意也。士多忽之,及 従更立,尚云骄父以善价得之,至今识者见之,知为珍异。此册气为,冷香为魂,当为得意之笔。题祀为专于留别,而寓元己之感,才知一技之微名之于 世,传之其人岂偶然哉?石芝崦主题于吴中大鹤山房。2. 吾生平所见瞿山画甚少,心目中最不能忘者,无如知今日所见。是册精而又奇,则崖石如猛虎蹲踞,云雾中称奇妙。此册自写纪昔游,殆晚年精构之作,可谓奇而善变矣。丙辰秋杪,长乐黄葆戉。3. 高情寄翰墨,兴到一挥洒。怀贤存泽,用意见奇雅。先生茂叔伦,风月照山野。贱子生恨迟,无由拜。展视瞿山册画属题,丙辰三月陈曾寿。4. 瞿山生于天启三年癸亥,卒于康熙三十六年丁丑。是册老笔纷披,腕底烟霞,即谓之晚年妙笔可也。钟廔为乡先辈得之,尤所珍爱观数日,因志数语归之。丙辰重九日,陈衡恪。5. 瞿山先生所画,皆其所历山水,乾笔细皴,苍秀奥异,深得黄鹤山樵遗法。笔墨既凡近,又出至性人之手,尤可宝贵。吾与昆伯少鹤诸老愒和甚密,友朋文字之 乐,极一时之盛。兴会既佳,腕力弥健,故所作书亦以是时为最多,目精此传几三千字,以分许小楷书,三日始毕,其为瞿山遗迹题记,而俞益专肃,自首至末 无一倦笔。丙辰孟冬月下澣小雪前四日。道州何维朴时年七十有五。6. 观瞿山此册,笔精墨妙翛然出尘,是不食烟火者,张补山谓其得意处,笔情墨趣杳渺难名,令观者神往。信然。此册为吾友君甘园物,闻原册十帧,其九帧已先后散佚。此帧摹黄鹤山樵,尤佳妙可貦。甘园以见示囙,题数语以志欣赏。丙辰闰二月中浣,六十三翁宋伯鲁。梅清此幅《黄山论道》,画上自题说的是梅清好友稼堂先生游览黄山的过程,而自己却因为身体原因不能随其亲往,所以画了此册,以寄神往之意。人称梅清山水入 妙品,此作运笔苍劲、墨色酣畅,皴法、用点均更多石涛意韵。梅清笔下松弛中见,零乱中求整秩,经纬明快,恬适流畅,实为其妙笔之作。梅清因他的时候便以其绘画名震,求其画者,有如文徵明,登门接踵,所谓海宇钦慕,缣素山积,尺圈才出,千临百摹,再加之梅清学生甚多。兄弟, 子侄孙辈善画而有成就者众多,有出自子侄学生的,亦有同时人的伪作,后世的赝品更是不可名状了,其中及时人伪作之佳者,往往乱真,这就给后世的鉴别留下了难题,赏鉴家每为之头痛不已,此《仿黄鹤山樵意》以气势取胜,行笔流动的豪放,运墨酣畅淋漓,以及皴法,用点均有梅清习古之意,很难判其为非。款识:云里辟天阊,仙宫俯混茫。万峰齐下拜,一座俨中央。侧足惊难定,凌空啸欲狂。何当凭鸟翼,从此寄行藏。黄山文殊台。用黄鹤山樵笔意写之,瞿山。钤印:梅痴、瞿硎清、峰顶三生梦此幅《黄山文殊台》,作者强调了自然变幻的整体感受和神韵。布置气象以“松满云谷”来作主体,排松气势联贯,又分段为伍,“石笋”耸立,白云缭绕,并以楼 阁“点晴”。不论构图的处理,形象的刻画,都能恰到好处地提示出特定对象的审美观感。海浪似的松涛为实,白云空灵为虚,与整体块面造型的火成岩峭峰相映成 趣,布局严谨,奇正相生,有鲜明的艺术特色。梅清此图将云气掩映处理得颇为自然,甚合黄山有断有续、非断非续、云气空漾、顷刻之间顿成异观的神气。他并不 是采用“墨花飞动湿云生”的表现方法,而是靠形象衬托来显示其体闲逸而舒展的云层。自有一种“深壑蓄云彩,纷郁出清晨”(陆畅《山出云》)的诗意。整体中 以茅屋、人物点缀,增添了生活情趣。题识:太古蛰龙醒,蚕丛霹雳开。五溪云不去,三峡雪飞来。此九龙潭图意。瞿山并题。钤印:渊公(朱文)、梅清印(白文)梅清此图采用写实兼写意的方法,描画出九龙潭的山派巨石,层层叠叠、自近及远、自下而上,渐渐消失在于山岚雾霭之中;而一条溪瀑从山上的烟霭中奔出,在离 立的巨石间冲折翻转,滚滚泻下,跳珠飞溅,白雾霭空。使人观图,如置身于山间,耳似可以听到瀑泉的吼声;衣上似感到水雾的浸润。石隙间树木蕃滋,干柔叶 润,妖娆多姿。画面由白色溪瀑斜界为不对等的左右两部分,构图简练;山石以细线勾勒,略用披麻皴皴染,树叶用介点和夹叶点,密而不繁,一着白衣的隐士悠闲 地坐在画面左前巨石上。全图动中有静,静中寓动。画面设色淡雅,清丽明快,尤其是飞瀑如练,水气轠然。在左上角白雾空朦处,作者以遒丽的行书题书画意: “太古蛰龙醒,蚕丛霹雳开。五溪云不去,在峡雪飞来。”将九龙溪瀑比喻为太古沉睡的蛰龙醒来,劈开巨石,使人如见五溪云山、三峡雪浪。观此图,真使人百忧 尽消,神清气爽,直欲裹囊作黄山之游矣。款署:十年幽梦系轩辕,身历层岩始识尊。天上云都供吐纳,江南山尽列儿孙。峰抽千仞全无土,入重霄独有猿。谁道丹台灵火息,朱砂泉水至今温。天都峰。仿荆关笔意。瞿山梅清并题。钤印:瞿硎清(白文)、渊公(朱文)天都峰为黄山三大主峰之一。古时有“群仙所都”之称,意为天上都会,故名。此峰卓立地表,险峭雄奇,气势,最为雄伟壮丽。图 中天都峰陡立奇险,冲出云天,山腰间云气缭绕,矮岩上的古寺为林木掩映,两位文士静立观赏山的峻峭与云的变幻。在艺术表现手法上,画家突出表现天都峰奇险 雄秀的气势而不求形似,通过式的布局与弥漫山间的浮云相配合,从侧面烘托了画面气氛,避免直白的艺术表现,增加了观者的空间感,展示出兼具雄浑奔 放和清秀空灵的绘画风格,给人以强烈的艺术感染。此外,墨色的浓淡相宜既显示了画家非比寻常的绘画技巧,也使得画面完整而统一,没有杂乱无章之感。梅清一生曾七次寓居黄山脚下的汤泉,两次攀游黄山,并陶醉于其烟云变幻、奇伟瑰丽的迷人景色之中,因而创作了许多表现黄山胜景的作品。图中所绘为黄山三大主峰中最高的峰。构思奇险,以纵向取势出峰峦陡壑的苍秀之美。峰下群松环翠,诗意清绝。全幅用笔雄健粗放,墨色浑厚华滋,是梅清所绘黄山题材画中的代表作。炼丹台位于炼丹峰,是黄山最高的观景台。相传,黄帝曾 率大臣浮丘公来到黟山(即黄山)。他们挑了一块上有炼丹池、下临炼丹源、前有紫玉屏的好地方炼丹,后人称此地为炼丹台。炼丹台是梅清晚年时常表现的题材。 《黄山炼丹台图》便是此类题材的代表作。由此画可以看出画家笔法灵秀、墨法苍浑的绘画风格。画面用水墨层层渍染。最前面的那座山,山上苔点繁密,山间云雾缭绕。时人称梅清“画山水入妙品,画松入神品”。由《黄山炼丹台图》证之,此誉不虚。梅清用 披麻皴法画山,先以干枯、曲折的线条勾勒山体轮廓,然后用淡墨细细晕染,上浓下淡,使山体和云雾巧妙地连成一体。这种别具匠心的构图和笔墨应用,使画面中 心的炼丹台如浮空中,神秘而幽邃,也使画境变得更加空灵、清远,难怪《清史稿》说他的画“极烟云变幻之胜,为当时所重”。梅清在作品左上角自题:“黄帝栖 真处,遗台旧迹荒。何年采仙药,大冶火重光。炼丹台。”由此可见,画家已把自己的和黄山的真景熔铸在一起。图中所绘为黄山北部松岩溪中五龙潭之一的白龙潭。因雨量充沛,黄山形成了形态各异的水景,河溪、瀑布、深潭往往相互,形成黄山最有生命力的景观。梅清 绘黄山时从写生入手,又加入自己的主观感受,再以豪放、泼辣的用笔突出黄山奇、峻、险、秀的意境,展示了其雄浑奔放与清秀空灵兼具的绘画风格,给人以强烈 的艺术感染。作者构图亦极为讲究,式的布局突出了瀑布飞流直下的雄壮气势。几组枝繁叶茂的松树掩映于瀑布的首尾两端,避免了直白的艺术表现,从侧面烘托了画面 气氛。用浓重的笔墨点染瀑布两边的石壁,其余部分留出空白,增加了画面的空间感。巧妙的构图、变化有致的笔法、浓淡相宜的墨色使得画面丰满完整而不显杂乱。题识:苍松翠壁瀑声奇,六月来游暑不知。仙子真踪无处觅,白龙潭上立多时。白龙潭摹松雪笔意,瞿山梅清并题。钤印:瞿硎清、渊公梅清曾经游历黄山,并陶醉于其烟云变幻、奇伟瑰丽的迷人景色,因而创作了许多表现黄山胜景的作品。图中所绘为黄山北部松岩溪中五龙潭之一的白龙潭。因雨量充沛,黄山形成了形态各异的水景,河溪、瀑布、深潭往往相互,形成黄山最有生命力的景观。 梅清绘黄山时从写生入手,又加入自己的主观感受,再以豪放、泼辣的用笔突出黄山奇、峻、险、秀的意境,展示了其雄浑奔放与清秀空灵兼具的绘画风格,给人以 强烈的艺术感染。作者构图亦极为讲究,式的布局突出了瀑布飞流直下的雄壮气势。几组枝繁叶茂的松树掩映于瀑布的首尾两端,避免了直白的艺术表现,从侧面烘托了 画面气氛。用浓重的笔墨点染瀑布两边的石壁,其余部分留出空白,增加了画面的空间感。巧妙的构图、变化有致的笔法、浓淡相宜的墨色使得画面丰满完整而不显杂乱。梅清《黄山图》册在艺术上最大的特色便是“清逸”。水墨清淡明洁,设色清淡明洁,笔笔清晰明洁,犹如一位冰骨玉肌的美人。他在《黄山图》册的《汤口》一图 中自题:“由汤口……侧身而入,皆世。”其景世所有,其画也洋溢着醉人的仙逸之气,非画家心地清逸不可致此。其用笔的方法引以为戒乎受到黄山石 纹、松云的。画山石先用清峭的线条随意勾皴,既不斧劈,又不披麻,既不刚拔,也不柔软,爽利而不呆滞,然后赋以清淡的水墨。这种勾皴的方法,基本上出 自他的独创。《松谷》以松为主要特征,长松成林,丛立石上,松干一笔写出,如作篆书,前浓后淡,层次分明。松针勾簇,笔墨浓润。树干和山石上皆点浓重苔 点,十分醒目,远山以水墨没骨写出,山中雾云缭绕和白色的溪水相接,增加了画面的空旷和重深感。《黄山图册》中所画的始信峰与绕龙松、西海门、峰相当 精彩,给人的视觉感受是灵秀、飘逸。尤其是图册中《汤池》、《松谷》、《文殊院》、《翠微寺》四幅,属鸟瞰全景式构图。而梅清的时代,没有现代飞行器,能 画出鸟瞰全景式的黄山,确是文化奇迹。梅清总体的绘画风格给人一种豪放之感。梅清画风的演变可分为三个时期,即青年时的青涩豪放、无自家之笔,中期的秀润清逸、已有自家之风,以及后期画风大成、豪放雄阔而又沉稳、淡雅、高远。《天都峰图》正是梅清创作于画风的大成时期。梅清作为清初可同“四僧”比肩的山水大家,其在当时画坛乃至中国绘画史上有着十 分关键而又重要的地位。他对绘画最大的贡献有两点。一是主张绘画在依据古法循序渐进的同时,还要自然,勇于创造革新,将文人墨趣同写实自然相结合,不 能单纯、盲目、一味地“啃老”。为此,梅清曾自刻“不薄今人爱古人”、“古人在我”、“我法”三印表明心意。二是他对黄山画派的形成起到了重要作用。可以 说,梅清大部分作品都和黄山息息相关。由于梅清对黄山画派贡献巨大,后世之人将他同石涛、渐江并行尊称为“黄山画派三巨子”。梅清的《天都峰图》轴,亦称《慈古寺望天都峰图》。从整体构图来说,该画采用了 高远和深远相结合的构图方式,有着很浓的北宋范宽《溪山行旅图》山峰构图的韵味。画作以山水画中的深山藏古寺作为绘画题材。画面上方屹立着一座山石林立、 坚厚峻峭的奇峰。峰下云雾绵绵缭绕、清逸飘荡,回转于山峦之间,仙灵缥缈之气若隐若现。在画面的左下方,一座具有明代建筑韵味的古寺藏于山峦密丛之 间;一位老翁手拄木杖,在通向古寺的山间小上缓步前行。此情此景颇有静禅清幽、高古缥缈之意。纵观整幅画面,文人静雅飘逸、写实之风凝聚其中,颇为神 妙。《天都峰图》轴虽然从表面上看仅仅是一幅普通的山水画作,但其实它、涵盖了 很强的寓意,从中可以体会到画家对绘画创作的态度和创作旨。在梅清眼中,绘画要自然,不可一味闭门造车、盲目临摹古人,要随心随性地以纸笔再现山水 田园之美,表达文人雅逸静禅之趣。画中梅清的题跋亦恰到好处地印证了这一点:“昂首惊天阙,孤怀见化城。丹梯千仞渡,碧汉一峰撑。独鹤何年去?呼猿此日 情。相携横绿绮,深夜鼓声鸣。”技法表现方面,从宏观来说,此画很是具有北宋范宽、郭熙,元人倪瓒、王蒙,以及 明朝沈周、文徵明的笔墨意趣。从微观的角度来说,画中奇峰山峦、古寺外形轮廓线条的勾勒明显具有书法用笔的韵味。画中皴法亦采用了多种皴法相融合的方式。 另外,画中天都峰的点苔之法和北宋郭熙《早春图》中山体的点苔法有异曲同工之妙。该图梅清所题诗词墨迹具有很明显的赵孟頫、“二王”、沈周、文徵明的书风 味道,骨架弹性十足,具有很强的以画写书、书意和画意融合的笔墨意韵。款识:[一] 日落松阴乱,山空瀑响齐。断云闻不去,幽鸟寂还啼。报足仙源近,回看世迷。中宵眠更起,孤月在巖西。晚宿松谷。瞿山清。[二]黄帝棲真处,遗台旧蹟荒。谁憐丹灶吟,不散紫芸香。靉霴生云气,嶙峋吐剑铓。何人采仙药,大冶火重光。炼丹台。瞿山。[三]旷绝顶,天南四望空。仙纵如可接,何为梦崆峒。晚步顶。瞿山。[四]仙根谁手种,大地此开花。直引半天露,齐擎 五色霞。人从香国转,借玉房遮。莲子何年结,沧溟待泛槎。峰。瞿山。[五]师子峰头石,高人此结庐。孤筇无着处,双屐尽凌虚。衣冷疑秋逼,山空觉磬 踈。天半问邻居。师子林寻吼堂。瞿山。[六]杖拂老人头,始抵天都脚。凌空千仞高,游者步齐却。无经置绠梯,壁立直如削。微风下缥缈,隐 隐闻天乐。天都。瞿山。[七]接引无心不易逢,谁知此意在长松。词人解识西来意,题向黄山第一峰。接引松。瞿山。[八]西海真天险,苍茫瞷落晖。千峰分剑 立,一水绕龙飞。钟目云堆出,僧从石隙归。晚风吹动处,天乐听依稀。西海门看落照。瞿山。[九]九叠芙蓉到处青,披襟此日眼初醒。浮丘呼罢如相应,冉冉凌 空下沓冥。浮丘峰。瞿山。[十]古刹千峰绕,双幢一涧通。一声长啸处,人在翠微中。翠微源。甲戌八月,瞿山梅清写于茶峡草堂。时年七十有二。钤印:臣清、瞿山、直上云门—放歌、峯顶三生梦、柏枧山中人、瞿山、我法、梅痴、梅清印、渊公、梅子、吉欢、瞿老人、游戏三味、吉狂、梅清、瞿山氏、梅、清、茶峡、黄山一片云《黄山十景图》分别绘松谷、炼丹台、顶、峰、狮子林、天都峰、接引松、西海、浮丘峰、翠微源等十处黄山胜景,皆从实景中来,又有所夸张、幻化,大 多出人意想之外,却能将黄山的灵秀雄奇的身影一一呈现在观者眼前。第一开“晚宿松谷”,下方成片的松冠的表现是梅清最擅长的,笔墨豪迈多变,不拘一家,在 干湿松动中凝聚万钧之力,在散乱的组合中饶于秩序。在松石强烈的对比中表现出对象的质感。第二开 “炼丹台”构思大胆奇特,实上虚下,并不觉头重脚轻。浑厚雄肆的墨点,淡逸酣畅的墨色,将黄山云海瞬息万变之态表现得淋漓尽致,古语中有“重若崩云”之 说,此图足以当之。没有对黄山作细致的观察和体验是绝对表现不出的。第三开“晚步顶”奇峰直上云霄,绝壁松倒挂,文士踏着落日余辉步上绝顶,眺望 四周如笋直立的群峰,构思令人叫绝。第七开“接引松”山峰直立,两侧峭耸两峰,上下俯挹,右侧的山峰与中峰以一座石板临空相接,已令惊,而山间两棵云 松盘曲舒展,扎根于绝壁之上,更令人叫绝。第八开“西海门看落照”和第九开“浮丘峰”最能体现“黄山之影”,落晖之前,西海门暮霭迷漫,山峰如剑直插云 端。山峰之间因光的作用,呈现出明暗关系。而清淡明洁的水墨写就的浮丘峰九叠芙蓉冉冉凌空而起,更是如梦如幻。梅清将黄山的形、神、韵都尽现笔端。录文:衔巵浮绿蚁,落笔舞苍虬。何人长啸业。毕韦见风流。瞿山梅清。仿高笔意。瞿山人。仿马遥父笔意。梅清。仿石田老人笔意。瞿山梅清。意 在刘松年之间。瞿山梅清。我爱梅花老,挥毫落纸尽如神。持将海上千年酒,醉向江南四季春。瞿山梅清。千树梅花旧草堂,依稀十里画生香。寒山独坐无 人问,吟就新诗当酒尝。仿李营丘,梅花书屋。仿黄鹤山樵云门放艇图。瞿山梅清。高风百代想倪迂,笔底尘氛半点无。一派疏林天共远,望中秋色雁声孤。 偶摹松雪笔意。瞿山梅清。钤印:老瞿(朱文)、梅清(白文)、瞿山(朱文)、烟云过眼楼(白文)、臣清(朱文)、梅(白文)、清(白文)、梅清印(白 文)、翰墨余事师以自娱(朱文)、瞿山(朱文)、敬亭(白文)、旷怀诗酒(白文)、山高水长(朱文)、子真之裔(朱文)、直上云门一放歌(白文)、梅痴 (朱文)、白发老顽皮(白文)梅清是徽州人氏,既然性喜皴山染水,当然莫过于就地取材。黄山石之奇峻,泉之清洌,松之劲健,云之苍茫,都是得天独厚的理想画材。他自游历黄山后,真的是 归来不看天下山,凡涉笔濡墨,十之,是黄山的松石云泉。他的作品,以气势取胜,酣畅淋漓,豪放生动,与同时期的新安派所推重的生涩画风迥然不同。梅清 自谓崇尚元代诸家,事实上,他对宋元以降各家各派都有相当通透的与理解。而这一《仿古山水册页》,则体现了他兼容并蓄、博观约取的妙手之功。《仿古山水册页》(24.5×33.5×10),创作年代不详,根据其笔法的老道和设墨赋彩的简约,不难断定,是中年以后的作品,若从最后一帧的闲章印语 “白发老顽皮”考证,则完全可以确知,是画家步入老境之后的手笔。十帧画页,所仿各家,皆为前辈名宿:李营丘、刘松年、高、马遥父、沈石田……当然, 更少不得他始终奉为偶像的松雪、黄鹤山樵、云林。十帧画页,各仿一家。不说逼似乱真,也是惟妙惟肖。《仿黄鹤山樵云门放艇图》,从下笔落墨到气韵 神采,都十分契合王蒙山水的特征,那粗服乱头、拖泥带水的皴山勒石,如漫不经意,似杂然无序,实则胸有成算,信手拈来。那层层叠叠,虚虚实实的笔触,显示 了苍郁朴茂的本真意趣。如果说,仿黄鹤山樵之页抒写了夏日山川的葱茏景观,那幺,仿倪迂一帧,则形神毕现地画出了云林平生最富代表性的萧然秋色。古木寒 石、阔水远岫,处处点染出一种空旷疏凉的意味。《偶摹松雪》一帧,非夏亦非秋,正是严冬时。雪压冬云万山寂静,尺幅丹青凄神寒骨。寥廓的江天飞鸟早已绝 迹,近前的石径上,同样了无人踪。孤冷的瓦舍中,竟有人临窗长坐,显然是一位风骨的。万木凋敝,幸有乔松劲竹雪侮霜欺,依旧舒展着性情,好象 有意与那寒士相依作伴。梅清疏朗简淡的笔调和以灰托白的烘染,将一个朔气笼盖的世界营造得颇切。这帧画页恰好反映了松雪由重色勾填到淡墨写意而形成的 古拙高简之风。纵观横照梅清一组仿古之作,自可看出他通会诸家而得其妙谛之长,同时,也不难发现,画家在模拟前人笔墨的过程中,潜移默化地融入了自家气 质,打下了自家烙印。若问梅清之画风究竟应该怎样论定,简而言之,可以八个字概括,那就是:松弛谐畅,峻朗清明。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10-21 15:21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 © 2009-2014,广州申博艺术品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757号-1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