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刘小姐:13113658425

    孙先生:13922695847

    电话:020-86201597

    传真:020-86749470

    Q  Q:3106130255  2902984829

    邮箱:hqxart@hzhxhj.com

    地址: 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民主村四角围路丰产支路自编28号001

新闻详细
  • 中国山水画皴法与树法的演变:盛于宋元衰于明
    新闻分类:艺术集藏   作者:申博    发布于:2019-04-25 17:40    文字:【】【】【

     

      中国山水画自古乃中国人之所在。那么山水画的主要构成有山石勾皴、树法为主,人物、房舍、小桥为辅。今天笔者对中国山水画山石勾皴及树法演变做一简单梳理。

      1、东晋,顾恺之(345--409),字长康,小子虎头,晋陵无锡(今江苏无锡人),出生于一个官僚士族家庭,任大司马桓温的参军。当时人称“才绝、画绝、痴绝”。[1]

      传为顾恺之所作《洛神赋》图卷,主要以人物、鸟兽绘画为主,山石树木为辅,而树与石皆是勾线平涂,“春蚕吐丝”描绘法。且是比例不称“水不溶泛,于山”的现象。

      2、 隋,展子虔,(约531--604年前后),渤海(今山东阳信县人)。历经北齐、北周,在隋代为朝散大夫,帐内都督。[2]

      传为展子虔所作《游春图》(宋摹本),描述春天人们出游踏青时乘马至岸、乘舟于水观景的内容。中锋勾勒,山石略有皴擦几乎平涂,且颜色已有变化,阳面用青绿、山脚用赭石。

      树木仍然稚拙,远景树木绘画一堆一堆的,缺乏层次,只是随着山石穿插。而中景与近景树的姿态已经较之晋代有了弯曲、穿插及大小的变化。且树叶法有介字、胡椒、大混点。(明显是唐五代以后风格)。下节笔者会描述到唐五代风格,可作参考比较。

      1、唐,李思训(653--718),字建,一作建景,是唐室李孝斌之子。《旧唐书》中记载:“尤善丹青,迄今绘事者推李将军山水。”因其任过左(右)武卫将军,所以后人长称他“李将军”,他的儿子李昭道画艺和他齐名,故而,又被人称“二李”、大小李将军。[3]

      其作品《江帆楼阁图》(传),山石勾勒仍然沿用顾恺之“春蚕吐丝”法,只是转折部分出现方笔,尤显遒劲。在轮廓线内又勾出细线,以显山石脉络,体现结构分明。

      孙位所作《高逸图》中的石头是很高太的湖石,用细紧柔劲的线条勾勒出山石轮廓线,然后自淡至浓不同层次的墨色皴擦出太湖石的质感。最后设以淡色。表现出来太湖石的瘦、透、奇、怪,凸凹倾斜、向背。(包括同时期卫贤所作《图》的山石勾勒亦如此图。)

      所创豆瓣皴,是最早出现最为明显,且广为流传的皴法。 作品《匡庐图》,轮廓线用转折的笔法勾勒,边缘线整齐,仿佛刀削斧劈,渲染则是在岩石内侧施浓墨,靠近轮廓线的外侧留白凸显光感。

      董源,五代,(?--962)字叔达,又称董北苑,南唐宫廷画家,江南人,所画皆江南丘陵地带,湖光山色,树木繁茂,一派江南气息[6]。创立披麻皴法,以体现山石的向背。董源《龙宿郊民图》所用长披麻皴,树法介字点、一字点、鼠足点、柏叶点。逐渐丰富多样,为文人士大夫绘画指明了方向,巨然师承发扬。元代黄公望进一步发展了,成为明清至的文人绘画关键笔法。

      巨然,生卒不详,是五代末宋初画家,董源,皴法、点苔基本相似。但其山水以高大山岭、重峦叠嶂、而且山顶多以矾头尤为突出,他也以长披麻见长,并有短披麻皴穿插画面。其作品《溪山兰若图》、《关山行旅图》所用长披麻皴,短披麻、矾头,树法有排叶、介字点、下垂点等。

      董、巨披麻皴传承人: 北宋:许道宁:拖笔长皴,江参:泥里拔钉皴;元:黄公望、吴镇、盛懋; 明:沈周、唐寅、董其昌;清:四王吴恽六人、髡残、龚贤。

      传承其师荆浩豆瓣皴,作品《关山行旅图》开创大山之构图,豆瓣皴法硬朗,轮廓线皆为硬豪勾勒。其传承有:北宋燕文贵短条子《溪山楼观图》,元代钱选,清代龚贤、石涛、吴历积皴、密皴。

      所创卷云皴,李成《读碑窠石图》轴,淡墨画平原景色,在一土坡上画几株乔木,右后有一大石碑,碑前有一老者骑驴上观看碑文,一随从持杖在一旁陪伴。所画树干挺拔有力,枝叶凄然,尽显蟹爪之力。可谓“气象萧疏、烟林清旷”。同时期郭熙师承李成,并发展成李、郭画派。 李、郭画派卷云皴继承者:北宋:王诜;金代:李山;元:唐棣、曹知白、润;明:蓝瑛;清:王翚。

      范宽(约967--约1027)字中立。[8]所创雨点皴是从荆、关豆瓣皴演化而来,变长点形笔触,用中锋画出。表现山石的的苍劲厚重。在画史上以运用雨点皴著称,他的皴法被人称为“戗笔”,下笔均直,形似稻谷。 范宽《溪山行旅图》雨点皴,传承人 :清、石涛。树法:松叶点、菊花点、垂藤点、介字点。传承:王蒙、沈周、董其昌、清四王等。

      米芾、所创“落茄点”也被称为“米点皴”,及其子米友仁的“墨戏”的没骨画法属另辟蹊径,对后世亦有影响,如元代高克恭,明董其昌,清王翚。

      李唐(1066--1150),字晞古,河阳(今河南孟县人)。李唐是一个全能画家,人物、花鸟、山水,无所不能,无所不精,当然,对后世影响极大的还是山水画。[9]

      从现存《万壑松风图》、《江山小景图》山石的轮廓线刚劲,皴法密集,所用皴法:短条子、刮刀、钉头、雨点具有,总的来说小斧劈皴。松树丛紧密沉重,有三棵的,有四或五棵穿插,树根多露于石外。悬崖处树法有介字点、菊花点、柏叶点。

      斧劈皴: 南宋:李唐、萧照;刘松年:刮铁皴; 夏珪:拖泥带水皴;明:仇英。马远、马麟、苏显祖、林椿:大斧劈皴;金代:武元直;元:孙君泽、王振鹏、刘贯道;明:戴进、吴伟、李在、谢环、吕文英、王锷、倪端、郭诩、周文靖、周臣、唐寅、仇英、蓝瑛;清:王翚、金廷标、袁江、袁耀、焦秉贞。

      刘松年,生卒不详,历任宋孝、光、宁三朝宫廷画家,画学李唐、董巨。[10]所作《四景山水》变斧劈为刮铁皴。树法有一字点、细垂藤、松叶点。

      马远,生卒不详,字遥父,一家五代都在画院任职,本人在宋光、宁期间任画院待诏。画山水、花鸟、人物,山水取法李唐,取边角式构图,称“马一角”。[11]《踏歌图》山石如刀削斧劈,把斧劈皴发展到极致,人物用简笔勾描法,钉头鼠尾,树法是下偃式拖枝法,拖至二到三层。有攒针松、一字点、破笔点。

      夏圭,生卒不详,拖泥带水皴,由斧劈皴演变而来,适宜在矾过的宣纸或绢上使用的一种皴法。 用较浓的湿笔勾轮廓线,然后趁轮廓线未干,再用较湿的浓墨或淡墨加皴,也就是边皴边染。

      方法:饱蘸浓墨迅速用侧峰皴拂,然后使用淡墨水扫开,极淡处用清水笔再接再扫,从浓到淡,从有到无,勾皴染一次完成。 夏圭《十二景山水》拖泥带水皴,树法夹叶点,笔触由里及表,层层运笔,树叶茂盛呈立体感。

      黄公望(1269--1354)字子久,号大痴,又号一峰。[12]取法董巨披麻皴,山顶多作小块矾头结顶。构图简洁,一片江南气息,天真烂漫。黄公望《溪山雨意图》有长披麻皴、短披麻皴,树法有松叶点,介字点,柏叶点,垂头点,细垂藤点。

      吴镇(1280--1354)字仲圭,号梅花,浙江嘉兴人,在元四家中是一个真正的隐者,山水董巨,兼取马夏,干湿笔具用,常用湿笔点苔。[13]《渔父图》披麻皴略变直笔皴法,树法有介字点,梅花点,垂叶点,所画山石树木密集之处及密,疏松之处及松。可谓“疏可跑马,密不透风。”

      倪瓒(1301--1374)字元镇,号云林子,云林生等。所创折带皴 ,以侧锋干笔笔肚作皴 。画风极简。[14]《六君子图》 折带皴、一字坡平直。树法有仰叶、一字点、介字、下垂点。倪瓒:折带皴传承人: 明:董其昌 清:渐江、查士标、朱耷。

      王蒙(1308--1385)字叔明,号黄鹤山樵,赵孟頫外孙。[15]师承董巨、李郭,画风与王蒙截然不同,笔法密密麻麻,层层覆盖。王蒙 《夏日山居图》使用所创解索皴、牛毛皴 ,也用披麻皴、卷云皴、并有矾头。树法:大混点、一字点、夹叶点、下垂点、蟹爪。王蒙:牛毛皴、解索皴传承人: 明:沈周/文徵明/陆治 清:髡残、朱耷、石涛。

      沈周、文征明、继承元四家风格,唐寅卷承南宋院体,纸上作品融入文人画的逸趣,有柔和之气。仇英以工笔重彩的画风见长。总的来说吴门四家实际为商品装饰画雄距苏州,并无创新。这与时代有关。

      明末董其昌(1555--1636)字玄宰,号香光,缢文敏。[22]董巨及元四家,披麻皴、米点皴、折带皴等,树法介字点、一字点、大混点、垂叶点、等。用墨如月光洒地,轻盈柔和。但在技法上也无创新,其自己曾坦言;“其有舍古法而独创者乎。”但其对明末清代山水画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

      髡残(1612--1671)字介丘、号石溪。[28]山水师蒙,喜用干笔皴擦,淡漠渲染,淡赭入画。

      朱耷(1626--1705)字雪介、号八大山人、驴屋。[29]山水董其昌,笔致简洁,得疏旷之韵。

      石涛(1640--1718)原姓朱,名若极,小字阿长,法名原济,亦作元济[30]。石涛既是中国山水画的创新者,但不接受传统,更不向同时代人学习,早期就收新安画派影响,特别是受梅清的影响更多。

      但是,四僧的作品因其审美取向,不被当时与主流社会接受,很快被四王及门下子弟的正统画派所淹没,以至于整个清代中晚期再无山水画高峰出现。

      纵观中国山水画山石皴法及树法从晋代的初步发展,到唐、五代的成熟期,再到宋元的鼎盛,最后明清的逐渐没落,如同曲线一样自低到高,由高至低。正如明晚期王世贞说:“大小李一变也,荆关董巨一变也,李成、范宽又一变也。刘李马夏又一变也,大痴、黄鹤又一变也。”

      山水绘画时代属性与各时期美学发展有关联性,亦如自然界月满盈亏现象,任何画家受时代发展的影响,不是每个人所能改变的。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4-25 17:40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 © 2009-2014,广州申博艺术品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757号-1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