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刘小姐:13113658425

    孙先生:13922695847

    电话:020-86201597

    传真:020-86749470

    Q  Q:3106130255  2902984829

    邮箱:hqxart@hzhxhj.com

    地址: 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民主村四角围路丰产支路自编28号001

新闻详细
  • 一点对话|文化与-「土豪」刘益谦如是说
    新闻分类:艺术拍卖   作者:申博    发布于:2018-09-20 01:39    文字:【】【】【

     

      关于刘益谦的负面新闻实在太多,多到令人对他好奇。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会招来如此多的“不待见”。一席谈,大致有了答案。刘益谦说:“不需要美化我,但我,我也不在乎。”在当下的时代,作为旁观者,对于新闻漩涡中的名人,不必幻想,也不抱有成见。看完这篇,或许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答案。刘:今天的社会特别奇怪。不是说我做的事很,我也是个普通人,但不管是土豪也好,其它也好,不要以自己的标准衡量别人。每个人,不管是谁,都有他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不是说今天开了两个美术馆,就需要别人来我。开美术馆没人逼我,是自己愿意的,我肯定有自己的原则和思想。我做这个事,不是让你们来评判的。刘:很多人动不动就觉得自己热爱文物,觉得自己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捍卫者,我认为他们对文化的理解比我差多了。我得益于初中没毕业就去赚钱了;遗憾也有,如果当年认真读点书,今天看问题肯定更全面,做事更方便,掌握的东西也更多。一个人掌握更多知识,肯定是好事。但认定一个人有没有文化,不是他有没有知识,更不是简单的文凭。我的个性决定了我是一个不断学习的人,他们的知识面都不一定比我广。另外一方面,我就让要他们难受。我就没文化了,就没文凭了,我初中没毕业开美术馆,你们难受不啦。我为什么要让人家高兴呢?我买个鸡缸杯喝口茶他们都看不下去了,让他们去吧。我心目中的文人,首先要有价值观,他不会为了利益去说一句话,和现在所谓的一些文人肯定是有距离的。我从来没有逼过孩子读书,愿意读就读,不愿意读就不读。二女儿平时功课一般,属于临场发挥型。上海交大毕业后,去了纽约大学,可以去第五大道逛街,比较舒服。我觉得读书不是现在这样一个东西。今天的教育很失败,一个老师,把50多个不同个性思想的学生,用标准答案去,这样的书读出来有什么用。刘:其实我还蛮欣慰的,我是土豪呀。我认为这个词是中性的,十年前叫我富豪,今天叫我土豪,都是一样的,没什么区别。刘:今天关心艺术品的人多了,十年前没人关心艺术品的,这是一个小众群体。十年前,你们钱江晚报也不会来采访我的。前提是国民富有了,需要物质上的享受和上的愉悦。艺术品吸引人,是因为它传承了人类文明的发展过程,跟人类密切相关的。就像这个鸡缸杯,是人做出来的,所以我们喜欢这个东西。我认为开了这个美术馆,有这样的率没办法。比如,他们说我搞收藏不是专业的,有几个人是专业的?我没有必要去学这个专业。我有一个上市公司是制药的,我要了解药的成分吗?这是工程师的事情,我所关心的是这个药出去有没有市场。我们国家这三十年,经济上和发达国家没什么大距离了,但看不见的东西,距离还是有几十年,比如价值观、标准、文化素质、等等。在这个过程中,大家会明白:一个收藏者,或者说得好听一点,一个收藏家,只是一个艺术品的传承者,而不是拥有者。他只是在传承过程中,把东西更好地下来。其他角度,没必要做过多解释。有人会说,你开什么美术馆,为什么不捐钱给穷人。他对你不信任,他不觉得这个行为可以提高民族文化,你怎么和他解释?记:你是草根出身的,听说你最早做皮包创业,至今两个大拇指粗细都不一样,还开过出租车。30年积累财富、20年收藏,你自己的心态、对钱的观念有变化吗?我主要做投资的,同时,行业跨界比较大。90年代开始买艺术品,最初就是看到了艺术品的价值空间,投机也好,就是追逐财富,没想过开美术馆。买东西,在这个圈子里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收藏者,买买买买就变成“家”了。这也是中国文化比较丑陋的地方,买其他东西就不会是收藏家,买这个就是了。一开始这也买那也买,后来发现要买艺术精品,那么就开始买(拍卖图录的)封面,封面肯定好,这是个很简单的逻辑关系。人家记住的,永远是有名的那一张。买好东西,慢慢有了一种快感。大家都跟你争,你高一口买下来,有一种成就感,一种横刀夺爱的感觉。人的一生都在学习,买得越来越多,理解又开始产生变化。家里没地方放了,那就开个美术馆吧,专门做个库房,把东西往里面一搁,让专业的人来帮你看着,让大家都来看自己的东西,感觉也蛮好的。当时没想过要开成现在这个样子。开浦东美术馆的时候没什么压力,因为没人来逼你。我买了个商场改建,1万多平米,开了发现大家评价比较高,再开第二个,压力就来了。因为第二个肯定要比第一个标准高。浦西美术馆,建筑面积3万多,也比较重视,社会会给你一个无形的压力。慢慢我感觉,不能狭去看这个事情,美术馆是一个公共空间,是文化的一个平台,而不在乎展示谁的东西。今年“5.18”世界博物馆日,浦西美术馆来了1万多个观众,从早晨8点多排队到下午5点多,你就像一个保安一样站在门口维持秩序。(你自己?)对啊,同样给你很快乐的感觉。这说明我开美术馆是有意义的。我是一个商人,开美术馆的结果我自己是明白的,每年亏多少钱我也知道。开美术馆,惟一的希望就是有人来看,现在排着队看,效果是最大了,这本身是对我的认可。刘:我认为,没几个人能跟我讲鸡缸杯值不值,我本身是搞投资的。这件东西,今天是碰到两个人喜欢,如果20个人参与,2.8亿还能买到吗?还是回到我说的,现在社会比较浮躁,我们现在主要还是在赚钱,没考虑到钱赚来做什么事。记:大家对你的一些事情有不太好的联想,可能也是目前社会矛盾的原因,会觉得你开美术馆是不是背后有一些利益。刘:浦东美术馆是我买了一个商场改建的,谁给我便宜了?大家会这样想没办法,社会就这样,没必要去解释。朋友叶茂中和我说,你开美术馆为什么不以自己的公司起名呢,他说,你只注意有形的东西,而不注意无形的。我明白他的意思,恰恰我想过这个问题,但是我认为做美术馆就要纯粹一点,不要和商业行为有多大关联。另外我认为,开美术馆给人家议论,也是件好事,鞭策着你。有句话叫“捧杀捧杀”,每个人都捧你也不好。鲁迅说过,当一个人得意的时候,就去动物园看孔雀。孔雀开屏的时候,只知道竭力得意自己的尾巴,却忘记露出了自己的。我们都要相信,要夹着尾巴。根本问题还是因为社会太浮躁,看问题比较偏激。等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人的压力不这么大了,会觉得这些议论很无聊,会沉下心来,真正去关心一些事情。可能很多人会希望我用鸡缸杯喝水的时候最好打碎了,他们不是说要爱护文物吗?他们为什么会这样想?其实他们的心态我都知道。刘:这个行业我混了20年,我认为什么时候都不要装。收藏这个圈,买几张画就变收藏家了,见面都称“兄长”啊什么的,你说不啦?比如《功甫帖》,怎么个来龙去脉我太清楚了,所以一开始我就要反击,我认为这个事情不是冲着来的。其实我不在乎他们,我天天事情多得要死,不可能天天去研究,但是这次事突破了我的底线,这本身是一张传承有序没有争议的东西,传到我手上被说成是假的,我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苏东坡。我这个人,个性上大家也都知道,也没什么过多的人说我好。我的是,那天在美术馆遇到一对情侣。他们说,刘先生我们合张影吧,那个时候的对话,是人与人的对话,没有利益,是出于对艺术品的尊重。我心里比较高兴,这是人家对你行为的一种认可。有些人对我的认可,我根本不需要。拍卖公司肯定认可我的,因为我去买东西嘛,他们没有不认可我的。刘:那你认为我应该怎么样,天天有两个保镖站在后面是吧?那些都是装×。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都不是自己的,我能用得了多少钱?换阿姨嘛,这个社会很多人都说阿姨不好找,不像我们过去的阿姨,可能从丫头开始做做一辈子,互相依赖。现在的阿姨,不可能天天和她交流,但是希望相互了解信任。阿姨在你们家不会感觉压抑,比较快乐,同时,你也感受到她对这个家的责任感和关心。比如说你早上起来,她问你,刘先生你今天吃早饭吗?这个不是装得出来的,是人跟人接近了之后,产生的一种感觉。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9-20 01:39  【打印此页】  【关闭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诗书灵动笔墨——访《中国嵌字一绝》陈修远

Copyright © 2009-2014,广州申博艺术品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757号-1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