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刘小姐:13113658425

    孙先生:13922695847

    电话:020-86201597

    传真:020-86749470

    Q  Q:3106130255  2902984829

    邮箱:hqxart@hzhxhj.com

    地址: 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民主村四角围路丰产支路自编28号001

新闻详细
  • 郑国谷:辞别符号,与能量共舞
    新闻分类:艺术拍卖   作者:申博    发布于:2018-09-21 22:19    文字:【】【】【

     

      不立一法,不破一法,有法皆立,无法不破是艺术家郑国谷二十年来一直坚守的创作。作为广东当代艺术的代表人物,他近年的创作更脱离观念艺术的规训,尝试着向东方哲学转身,由二元对立的思辩至对能量场的与幻变。郑国谷在接受M21采访时如是说:Z:十多年前,他虽然身无长物、居无定所,却似乎活得比任何都要洒脱、!我很羡慕他这种仿佛处于“自醉”的状态,甚至想模仿他,沉醉在大笑中。在海南,人们把乞丐、称为“大侠”,他们的存在展现了社会丰富多元的一面,传达着与众不同的能量。在我看来,我们所谓的“正”反而可能比更“疯”。Z:《了园》是我最主要的、也是比较传统的项目,至今仍让我感兴趣。从2000年开始,我在阳江的郊区陆续购置了3万平米的土地,并在那里建起一片园林,希望透过这个项目消解艺术与生活的边界。在建造过程中,我到赚钱、购买材料、购买土地使用权等各类问题,最后只能终止这个项目。开始的时候,项目以网络游戏《帝国时代》为名;现在我把它更名为《了园》,既代表“完结、结束”,也代表“明了”。Z:我认为艺术家与艺术家之间应该是平等的。盲目地对某一个知名艺术家表现出膜拜的态度,你就是在“造神”;殊不知你其实也是“神”啊!现在很多艺术家要做太多东西,要做大型作品撑场面,头脑就像计算机硬盘被堵死了,却又没办法清空,穿越不了,只能停留在原来的“境”里面,怎么变都没法变。很多人期望通过知识的累积到达智慧的彼岸,实际上却很难,只有当他们意识到目前的状态,才有可能改变。就像博依斯(Joseph Beuys)、杜尚(Marcel Duchamp)、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这样的艺术家直到老还在不断地清空,及时回到原点,而不是被“无限”所困。所以我提倡创作不但要不立,而且还要把已有的给破掉,其实就是这个意思。Z:我在思考(自己的创作)如何从符号学里走出来,进入到能量学的层面,这个当中有很多东西要做,但别人未必能够理解,单单是观看的方式就不懂。所以还需要做一些辅助工作,比如去做一些,跟人。想让别人认识它,观众是否真的和你一样(通),实在是太了,可能十年过去了,还没有人懂。但如果某位观众的身体与我的能量艺术产生共鸣,他可能就懂了。Z:我觉得一件艺术品,只有和的规律相应,才能流传下来。好的艺术家都是很简单的,与同频,做出来的东西不花哨,反而是单纯、准确、到位。他们将英国人的文化研究透了之后,继续研究他们自己的史诗《罗摩衍那》,利用自己文化中的哲学界穿行。东方哲学的原点就是能量,就像一即是一切,一切归一,规律就是如此。在这方面,印度人就把握得很好。Z:我觉得展览本身重要与否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就会觉得很兴奋,能够完全让我展现的地方就是好地方。这种心情从我1994年第一次参展到现在一直如此。“又是一个激动的时刻。我要感谢这个展览请来了这么多的艺术超体,用他们多重的身体在多重的里穿行,跟的本质‘意识’联通,让艺术回归到作品创造(声、光、色)的本身,也就是放下东方的、的审美标准,煮成一锅极品的老火靓汤。余下的是存在于艺术家个体的亿万分之一秒在反复实验的那个心理标准,这个心理标准的创造是为了人类更的生活。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这个美术馆叫‘上海二十一世纪民生美术馆’。现在搞懂啦,现在的艺术正呈现从符号学向能量学的螺旋上升,是时候跟二十世纪的艺术说再见了!感谢所有的来宾和展览的工作团队,同时也祝愿每个艺术个体在二十一世纪的社会中完成这次。谢谢!”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9-21 22:19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 © 2009-2014,广州申博艺术品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757号-1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