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刘小姐:13113658425

    孙先生:13922695847

    电话:020-86201597

    传真:020-86749470

    Q  Q:3106130255  2902984829

    邮箱:hqxart@hzhxhj.com

    地址: 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民主村四角围路丰产支路自编28号001

新闻详细
  • 蒋鹏奕:光是一种隐蔽的
    新闻分类:艺术拍卖   作者:申博    发布于:2018-10-03 15:32    文字:【】【】【

     

      编者按:作为2014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的重头戏,十周年特别展“再造奇遇:中国当代摄影十年”回顾了2005-2014年之中超过百位摄影家的作品,根据这些作品的特点特别展被分为八个部分:现代化的景观、历史的某处、与导演、传统的回溯、私密的观看、语言的实验、摄影作为后媒介。姚瑶在展览期间采访了8位参加十周年特别展的摄影家和1位参加国内个展的摄影家,瑞象视点将逐一刊发这些,以飨读者。

      这个系列照片是采用物影印像法長时间制作而成。一只、几只或者数十只萤火虫,装入有黑白的暗箱中,任它们爬行或者飞行,持续的发出求偶的闪光信号。在其短暂的生命期里,萤火虫在底片上留下某一段、或者一生的,

      J:我做了作品《亲密》。不同的荧光纸的颜色,发出不同颜色的光,这也是难以分辨的。我对摄影感兴趣,并且不满足于现在摄影的较为单一的形式,大家以摄影这个媒介也做出了各个方向的不同的努力,但是对摄影的本质,还没有挖掘得特别极致,尤其是数码相机流行之后,放弃了在某些方面的探索。一方面是细致体会这个媒介材料特别可爱的特性,一方面是如何将情感非具象非再现式的注入其中,我觉得感光材料那种脆弱、、细腻的特性还没有完全挖掘出来。

      J:都是靠之前失败的经验,不断地实验、摸索。之前缺乏夜间拍摄的经验。最初,我常去的冲印店也给我一些技术支持,在很短时间内,就懂得控制时间了。

      《归尘》主要是工作的关系,自发的创作,还没有想很多,也没有对城市化进程什么观点,虽然后来很多人试图把这两者嫁接起来,我也找了一些城市发展的理论书籍来看,但发现这不是我想要的。经过反思,我想这组作品主要还是因为自己从小的生活的变化,对大城市的整体感觉,加上广告公司工作经历的巧合。但这也是由于我生活其中,对我是有影响的。

      J:拍照,拍楼盘、装修。之后也试过摄影师,但是要搬到广州,我不是很愿意。当时也没有想做艺术家,只是想要找个工作养活自己。我闲着的时候,开始用在广告公司积累的素材,做一些东西,就形成了《归尘》。虽然现在看起来水到渠成,每张要做2、3个月,一年我也就做了几张。后来做了展览,我发现这样也可以。《归尘》做完,我就开始做《不被注视的城市》,在品的过程中,也开始思考作品的意义,以及我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

      萤光纸与摄影,一个吸光后光,另一个接触到光后通过化学反应保留着光的影子。如何将这两种的不同质的感光材料,在相互触碰的过程中,依距离的忽远忽近,在未知的底片上留下潜在的不可改变的影响?以及在制做过程中,人为对它们每一秒的控制。我称之为是用摄影的方式进行的光的绘画。

      J:光是一种隐秘的、看不见的。我选择的发光的地方都是商业中心、,中心、中心,对光的理解会更加丰富,二环内只有亮着灯,整个周围片区的胡同都被。而不单纯的是,从摄影的角度来说,对光。之后我对光的理解也渐渐深入,我不会满足于大家习以为常的对光的理解,而会想得更多,把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表现出来。

      J:我不想称之为这是“我的作品”,我只是把它们放到了底片上。萤火虫这种短暂的生命体,当我近距离近观它们的时候,那一刻,所谓的哲思才开始涌现。生命的存在可能就是运动,不规则的、不可预计的运动,会自然而然的生成很多东西。我们每个人也可能像是萤火虫,我们从各个地方来,聚集在连州。这个不可再现的运动的过程,又凝固成为一张可见的静止的照片,这个很有意思。

      J:之前想得比较复杂,想把萤火虫的光源在画面中控制出一个形状来,非得要规划、导向它们,形成一个我想象的构图,在感光盒子中做一些,想要做得壮观一些。但后来,我干脆让它们自己飞,但也不知道时间到底多长合适。我一度很痛苦,为什么留不下影子。突然有一天,不知怎么回事,就弄成了。

      J:高中之前都在湖南洞庭湖边的一个小城市,沅江,二三十年没有变化,这让我觉得很舒服。在变化快了,我会不适应,熟悉的东西转眼就不见了,经常出现陌生感,有些恐惧。我拍过一组《发光体》,是楼盘交楼之前,全部亮灯,测试电压。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这才是我对城市的感觉。从胡同里走出,抬头一下看见一个发光体,庞然大物,像是一个外来物。很恐怖,又很吸引人。对城市的感觉也是这样,所以拍了这个。

      J:3元,5元。有人专门饲养萤火虫。这两年一到夏天就开始买萤火虫,后来跟淘宝的店家都很熟悉了,因为大多数人买萤火虫都是为了追女孩。

      J:在等待,那段时间可能真的没什么事情做,就在期待某种事情在发生,期待奇迹,期待光在底片上留下些什么。也不能跑去看电影,要守着相机,现场,调整机器,有时候会发现一个新的角度。我也邀一个哥们儿陪我,然后我们聊天,但我之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结果我发现相机后背的挡板没有抽出来,根本就没拍,所以要专心。

      蒋鹏奕的作品《幽暗之爱》,画面上是让人难以琢磨的曲线、虚线和光斑,当得知这是将萤火虫放进感光盒子,任它们发光、飞舞至生命最后一刻得到的作品时,我惊呆了。这些作品的时间,比如37H50′25″被直接地用作单幅作品名,时间,即生命的过程和运动轨迹堆积在底片上。

      J:24寸,我做了一个和底片一样大小的暗盒,把萤火虫放进入,关上盒子,我就什么都不用做了,哦对,还要掐秒表。试过2只,5、6只,后来20、30只,再后来60只,三天三夜。

      J:做完《自有之物》后我觉得不够,我需要一个自给自足的发光物,所以想到了萤火虫。我甚至也看重了它们短暂的几天生命。

      J:我最初对萤火虫的习性也不了解,后来才懂得分清雌雄,按差不多的比例放进去,有的萤火虫太老了也不行,它们一动不动。之后我买过来,马上就放到底片上。当时,我就觉得,控制太多也许不好,扔掉这些自以为是的东西,那种解放,有种感,照片也比控制出来的东西好得多。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10-03 15:32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 © 2009-2014,广州申博艺术品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757号-1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