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刘小姐:13113658425

    孙先生:13922695847

    电话:020-86201597

    传真:020-86749470

    Q  Q:3106130255  2902984829

    邮箱:hqxart@hzhxhj.com

    地址: 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民主村四角围路丰产支路自编28号001

新闻详细
  • 嘉兴画家在画“嘉禾新八景”了
    新闻分类:艺术拍卖   作者:申博    发布于:2019-09-18 21:25    文字:【】【】【

     

      6月28日,嘉报《江南周末》头版推出《市委张兵阅报批示时发问——嘉兴能否重新找回“嘉禾八景”“七塔八寺”?》报道,同日,“江南周末”公号推送同题推文,顿时引燃朋友圈,读友们纷纷转发并留言,他们或表达观点,或出谋划策,一时间,“嘉禾八景”“七塔八寺”成热议话题。其中有一种声音明显高过其他声音,那便是:要找回,但不一定重建。同时,记者接到了这样的讯息——

      嘉兴美术馆(嘉兴画院)副馆(院)长仲中晓给记者微信留言:今天看到微信《市委问:嘉兴能否重新找回“嘉禾八景”“七塔八寺”?》,我们画院正在集体创作“嘉禾新八景”。

      他们确定的“嘉禾新八景”是:南湖烟雨、乍浦雄风、钱江涌潮、文明之源、曝书竹影、绮园春晓、枕水人家、梅花古庵。

      带着疑问,记者走进仲中晓办公室。他正与国画创作组赵文火讨论“枕水人家”的小稿,“世界互联网大会,这个元素是不是可以在画里表现?”

      “嘉禾新八景”项目分为国画、油画、水彩、版画4个创作小组,邀请嘉兴画家,分别创作八景共32件画作,后期将集结成册并举办展览。

      为什么集体创作“嘉禾新八景”?仲中晓说是恰逢其时,去年是40年,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后年是建党百年,创作“嘉禾新八景”以作献礼。“几十年来,嘉兴发展变化,出现一批新的景观和人文高地。历史上的八景,大多已不复存在,这些旧景也只是一定历史时期社会经济、文化的缩影,新的时代也应有新的八景。”

      创作组画家多次集体讨论,通过实地走访、采风,并向陆明等地方文化学者请教,最终确定以1996年嘉兴市志办公室所归纳的涵盖各县(市、区)的“嘉兴十二景”为蓝本,保留部分如南湖烟雨、曝书竹影、绮园春晓、梅花古庵等景观名称,增加枕水人家和文明之源等景观。“历史上的嘉禾八景、南湖八景大多是市本级景观,此次覆盖嘉兴全境。新八景拥有丰厚的文化底蕴,也代表着当代嘉兴文化、经济、科技发展的缩影。”仲中晓以枕水人家为例,画的是乌镇,枕水而居的格局是江南水乡典型特征,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再次点亮枕水而居的生活方式,世界互联网大会永驻乌镇,又为水乡注入新概念。

      曝书竹影和梅花古庵,由仲中晓负责创作,是两位嘉兴重要文化先贤朱彝尊和吴镇留下的遗迹,“如何在当代场景下,表达他们的文化,十分难画。”仲中晓是“嘉禾新八景”创作的主要负责人,同时也是国画组,他希望为留存文化记忆出一份力。小时候,仲中晓的家就在真如教寺的主殿,他一点点看着它,带着几代人的记忆破败、消失,“童年记忆也失去了载体。”仲中晓有几方印,“真如客”“秀水真如客”“真水无香”,都与此相关,“这就是我的乡愁。”

      濮院人赵文火要创作的是南湖烟雨和枕水人家,“很难,怎样把时代元素融入文化传统,又要符合人们留存的记忆。我们其实是记录者。”在文化传承中,不断有先贤留下印记,《嘉禾八景》图是吴镇留下的元代印记,“南湖八景”是许瑶光留下的清代印记,“我们所要做的是留下这个时期的印记,记录新八景,链接旧八景,这是当代文化工作者的责任。”

      南湖烟雨很多人画过,他不想再画烟雨南湖,而想表达一个诞生了中国的当代南湖,除了湖、岛与烟雨楼,他还加入红船,截取现代城市风貌。作为画家,赵文火对家乡文化遗存的关注,多以画笔来体现,他曾根据元末明初诗文大家宋濂《濮川八景诗》,创作濮川八景图,还有运河上的陡门大桥,“我至今记得,站在桥上看运河,很长一段只有这座桥。我看着它从有到无。”

      绮园春晓和钱江涌潮由王平创作。王平任职的海盐书画院设在绮园,他曾在这里工作生活过好几年,说起陈从周笔下的浙中第一园,他如数家珍,这次画到性起,借机好好画了一组。

      “嘉禾八景”“七塔八寺”等文化遗存,本就是沈水明多年来画笔焦点所在,“年纪越大,越想看清自己,了解自己从哪儿来,而这些都是我最熟悉的记忆和文化。”他第一次人文建筑的写生,是2002年和朋友一起画圣母堂,此后几年,他几乎画遍嘉兴各个老角落,文生院、落帆亭、勺园、圣母堂、南湖、甪里街、落北街。

      “塔”系列是他最重要的作品之一,2010年个展更以“塔”命名。他画塔是因2006年市博物馆举办“古塔遗珍——嘉兴塔藏文物展”获得灵感,如今他已画过50余幅“塔”作,至今他还在创作。“画塔是我寻找丢失的记忆,对以往人文的纪念,也希望实现对的追寻。”所以沈水明画的塔,如一般,纪念那些被风化、枯萎了的文化记忆,“为了留住记忆而恢复七塔,有种很悲壮的感觉,真正的恢复,文化的传承,应该是没有功利关系在其中。”因此,他不仅画塔,还希望画出塔的,嘉兴的人文。

      目前,“嘉禾新八景”的各创作组多已完成小稿创作,“画嘉禾八景,关注嘉兴地方人文名胜,似乎是嘉兴画家的传统。”仲中晓笑言,“文化基因的传承是的。”

      6月30日,记者收到署名为“朱荣林教授”的信息,近600字,因超出文字上限,无法在微信评论区留言,他通过友人把留言转到了江南周末编辑部。

      就嘉兴如何进行历史文化景观的恢复和建设这一问题,朱荣林:嘉兴经开区可借势定位,将原南门外西南湖之滨的“真如八景”移至姚家荡重建,与湘家荡以精严寺为中心的“湘湖八景”南北呼应,构筑景观布局上的“一城双荡”之势。

      他写道:嘉兴历来是东文化兼收并蓄的城市,既有天主,又有众多、府县孔庙和观(道观),儒道佛三教融合。由于战乱频仍和运动起伏,嘉兴城区古典建筑的遗存已显凤毛麟角。唯有指靠后人,仰仗城市记忆,去拾遗补缺地抢救修复,接力棒式地传承还原,方能再现历史文化名城嘉兴的古典本色。

      朱荣林,国家发改委区域规划咨询专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上海发展研究所所长、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教授、上海市城乡建设委员会科技委顾问、浙江省全面接轨上海研究中心研究员、嘉兴市全面接轨上海研究中心研究员……

      虽长年在上海工作,但这位出生于王店的经济、管理专家,30年来对家乡的建设和发展,持续关注并献计献策。

      4月18日,年愈古稀的朱荣林就曾向市委、市提出《重塑“嘉兴运河文化长廊”》建言。5月初,市委主要领导邀请他同赴三塔实地考察。

      这份建言中,朱荣林提出,茶禅寺的消失,使运河嘉兴段失去重要地标和历史记忆,苏东坡与嘉兴关系的也随之烟消。“重建茶禅寺既有传承江南运河文化之需,又有物质条件保障之能”,同时,应扩大岳王祠的社会影响,完善禅寺。

      他说,嘉兴应深挖运河的“文化富矿”,高度配置运河文化资源,利用好从西丽桥至三塔茶禅寺这三华里内文化遗存,打造江南运河文化区精品。

      朱荣林认为,在城市建设中,应对固化的历史文化予以正确评估,科学面对城市更新发展中的现实命题:城市是在历史传承中进步的,其传承方式主要是性,而非性重建。“大量史明,城市性的,是一种潜在的,其作用是文化元素的继承和延续。从某种意义上说,城市更新是基于多目标价值体系之上的一种传承,它必须兼顾社会与经济、增量与存量、历史与未来。”

      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对“城市品质提升”进行解读——城市提质,应涵盖三个层次,缺一不可:一是城市形态品质提升,二是城市功能品质提升,三是为品牌的品质提升。

      形态建设,诸如拆旧建新、统一街道广告以及规范公共设施等,只是城市品质提升的第一阶段。城市品质提升的第二阶段是功能建设,包括形态的长效管理、人员培训和岗位责任等。如果仅仅停留在第一阶段,而不能赋予内涵,即功能,那么,形态建设的作用就无从发挥。没有收获的形态投入,只是城市品质的提升。功能建设是个长期过程,只有持续不断做好它,才可能形成最终的“城市品牌”。

      他以上海市图书馆为例解释:上海市图书馆硬件规模和水平世界一流,号称世界第七大图书馆。但体现图书馆真正实力和地位的,是有否经常组织国际性学术活动,代表学科前沿的图书、资料的流通效率,以及图书馆智能化管理水平等。“决不能误认为,场馆建起来就算完成了投资任务。国外许多图书馆之所以获名,在于更大比例的建设资金是投在软件上,而不是硬件。一旦功能因投资不足而缺失,前期投资的资本便会沉淀在形态上。马克思说过,沉淀的资本是没有生命力的。”

      朱荣林认为修复、重建城市历史古迹、景观是同样的道理。修复一座具有特定功能的历史建筑,只要有钱,并不难,但如果不准备恢复历史建筑原有功能的话,最好别急于修复,否则投资肯定无法收回,除非有盈余的资金,或有投资者肯冠名赞助。例如街上的‘文生院’,紫阳街上‘神父楼’修复后的窘状,应成为原市第一医院内圣母显灵天主的殷鉴。”

      在城区旅游开发建设上,朱荣林说,必须认清旅游是一种自发性消费行为,否则,不会持续。嘉兴城区的旅游资源分散且小,必须形成规模效应或构建生态链,否则,“什么都有一点,什么都不强”,必然导致旅游需求资源向周边溢出,使自己沦为集散地。尤其是在当下,经济进入周期性的萎缩,自然降低了投资的产出效率,所以,近期投资一定要谨慎。

      他认为,南湖周边景区建设可以围绕两大主题进行。一是红船主题。这在全国范围内嘉兴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但要改变“季节性”需求,不断挖掘、演释并延伸红色主题,努力使需求长效。二是历史文化主题。南湖园林景点,始建于后晋天福年间,遗迹连连,尤如穿线珍珠。首先,要盘活存量景点,如新建的揽秀园,鲜有游人;通往勺园的绿地利用效率也不高;落帆亭公园修复后也遭此遇。其次,可以从现有景点故事性集群配套出发,有选择性地逐步重建最具历史文化价值的潘师旦园(原址位于现省医院)。最后,南湖景区周边众多古迹遗址处,可立碑介绍,以强化城市记忆。“著名哲学家爱默生说过,城市是靠记忆而存在的。立碑纪念,既能留住城市记忆,又可增强区域文化氛围,吸引游人眼球。”

      “我父亲画‘嘉禾八景’,是在解放前,当时与郭蔗庭的画作一起挂在烟雨楼。”受父亲影响,沈永如也很关心嘉兴地方文化。年轻时,初学刻印,他以嘉兴名胜为题,刻了一系列印章,从嘉兴古地名到“七塔八寺”、“嘉禾八景”、“南湖八景”。他实地走访过许多嘉兴名胜,做笔记,画“嘉禾八景”,还画过一系列嘉兴名胜图。

      仔细阅读过报道后,沈永如觉得能够找回“嘉禾八景”和“七塔八寺”。如何找回?他说,首先要明确什么是文化,历史长期积淀,大浪淘沙保留下来,老百姓认可的,才是文化。

      提升嘉兴文化品质,这个出发点特别好,重点是要提升与其他城市不同的文化内涵。这不是恢复几个文化建筑就够的。

      文化遗存的损毁、消失是历史原因,“嘉禾八景”“七塔八寺”没必要全部恢复。可在现有基础上,譬如南湖、子城、月河的品质提升中,增加文化元素,也可把历史文化遗存转移进去,或建馆陈列介绍,比如可在子城或南湖设场馆,介绍塔、寺的历史文化,复制展示吴镇《嘉禾八景》图和“南湖八景”碑,我国最早的金鱼记载在嘉兴,月河已有花鸟市场,可设金鱼苑……“无论是旅游开发,还是城市建设都要注重文化品质的提升,要和城市历史文化链接。”

      勤俭、禾兴口西北角的一处院落,新中国成立前是城隍庙。如今,不复当年庙会盛况,遗留的一座城隍庙大殿,改成了南湖区建设街道文化活动中心,也是南湖区鸳鸯湖诗社的“大本营”。鸳鸯湖诗社,曾是嘉兴历史上知名的文学组织,而今是热爱传统文化的市民自发组织的民间。

      热衷嘉兴地方文化历史的高贤,是鸳鸯湖诗社秘书长,他的观点是,“嘉兴老城区历史文化遗迹非常多,但比较分散。大部分历史建筑并不需要恢复,即使恢复,也不需要原址重现。关键是重建后,怎么利用和运营、管理。”

      高贤说,嘉兴近年来修复、重建了不少历史建筑,这有很重要的意义。不过,有些历史遗存的景点,门庭冷落。“如果未来部分恢复‘七塔八寺’‘嘉禾八景’,必须和旅游市场结合,让外地游客进来,既要考虑社会效益,更要考虑经济效益。”

      仲中晓:有遗存的要善加,符合文化生态、具有文化发展需要的要修复,比如天籁阁,而一些不符合当代文化生态的,哪怕修复了,也无法取代逝去的文化记忆。

      魔岩:重建天籁阁总觉得藏品是憾事,可否仿照嘉善吴镇纪念馆于故宫博物院获得高精度仿品?这些书画于普通人来讲看到原件是极不容易,在曾经的天籁阁看到现代技术高仿品亦是幸事!

      王平:绮园、鱼鳞塘这种实物遗存,以及有代表性的地名,都要好好,至于已经的,要重建的,尽量符合当年的建筑风格和审美。

      八车到南湖:不忘过去,更要远瞩、未雨绸缪。文化自信向前看,建设经费是有限的,所以城市投资更要花在刀刃上,花在未来发展的基础和原动力上。在长三角一体化大发展中要保持嘉兴的文化特色。

      清风李·南湖菱花开:勺园与钱谦益、柳如是有关,相传两人在此相遇、相爱,有一段动人的爱情故事。既然如此那就最好把它打造成爱情主题公园。

      微友“鲁沂长”和“孙志强”不谋而合,:能恢复则恢复之,但要看客观条件和氛围,或可另辟一地,集中建微缩景观,以反映禾城之历史文脉。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9-18 21:25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 © 2009-2014,广州申博艺术品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757号-1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