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刘小姐:13113658425

    孙先生:13922695847

    电话:020-86201597

    传真:020-86749470

    Q  Q:3106130255  2902984829

    邮箱:hqxart@hzhxhj.com

    地址: 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民主村四角围路丰产支路自编28号001

新闻详细
  • 艺博汇艺术馆力荐艺术家——“新彩墨新花鸟”
    新闻分类:艺术拍卖   作者:申博    发布于:2019-09-23 16:21    文字:【】【】【

     

      林禾精修于广州美院,绘画功底厚实;碑帖,书法笔力雄健;才华学识俱佳,同时深得篆刻精髓,是难得的诗书画印样样俱全的当代著名花鸟艺术家。

      国画师承潘天寿、李苦禅,沿袭传统的写意绘画风格,同时其深厚的书底让其国画作品具有金石之气,深得中国画之精髓。

      他对于传统的水墨文人画进行的深度的思考,将传统文人画与现当代艺术进行了融合,在传统国画与当代艺术之间,找到了完美的契合点,形成了他独特的彩墨艺术风格。

      凭借扎实的创作功底和独特的艺术风格,他的作品得到业界广泛关注,屡次受邀参加国内外艺术大展,获好评无数。作品被多家国家级和省级博物馆、私人银行、上市公司、全球拍卖公司、中央领导、省市领导等机构和名人纷纷收藏。

      近百年的画坛大家无不沿袭“以书入画”的传统。吴昌硕将石鼓文的金石气导入其花卉;张大干的魏碑行书使他的绘画用笔如铁线银钩;齐白石将书法中的纵横大气引入到大写意花鸟中;徐悲鸿对碑隶的精研使他的写意骏马笔墨奔放而灵动;潘天寿的高超书法使其绘西笔力千钧,力能扛鼎;李苦禅对“二爨”(爨宝子、爨龙颜)的用功把他的线条打造得如屈铁一般。

      林禾深知中国画中笔墨的重要性,其熟稔书法史,历代碑帖,隶书尤于《石门颂》《张迁碑》《衡方碑》,汉碑气厚,金文高古,魏碑奇崛方峻皆为其所爱。草书主要陆机、怀素、王铎。林禾的画特别讲究以书入面,老笔纷披,八面出锋,实书法溢于画法,深得蒙籀汉隶的笔意。林禾在书法入画的基础上,吸收传统木刻版画的古朴黑白构成,给观赏者以力量感,倍感甜畅快感,以致其下笔如刀切玉,苍劲古朴。

      石涛先生说过,笔墨要当随时代”,所以中国水墨在新的时代怎么找到新的方向一直是业界所争议的,近几十年中国的全球发展战略让艺术的交流空间无限延伸。艺术思想的冲击,影响着中国本土艺术家的视野;传统绘画反思的纠结,以求更加多元的表达。这种外来艺术的侵略与意识的调整,将冲破“中国画”的危机。艺术表现的时代性与大众审美的当代性将促使水墨进行现代性,传统文人画的笔墨追求、布局设计、主题、审美标准等都面临解构与重组,当代水墨艺术家跳出这些条条框框的,将让水量获得新的秩序与生机。

      顾名思义是突出其当代性。是将本土意识与国际视野一体化呈现与根植的艺术形态。它肩负着革新,它最重要的变革是艺术表现与综合媒介融合的嬗变。在新水墨语言中,“抽象”“表现”“超现实”“观念”等风格学已经没有了界定,当然也无需去界定,中国水墨的写意性早就超越了以上风格。新水墨的当代性有一个重要的就是“媒介性”的松绑,从二维到的媒介性应用。打破了固有而程序化的媒介方式对于创作所带来的障碍与局限。

      新水墨既有传统的脉络与根性( 水”与“墨”的应用》,这是基因传承;又要有当代的性指向,这是基因变异。它更加感性地追求个人哲学思想、体验在创作中的影射与传达,它要求艺术家拥有尖锐的具有性的视角,以突显个体生命状态在现实世界的存在感。新水墨抛开“题材和内容”的形式语言固化。而注重文化与的当验状态。新水墨艺术的意义在于艺术家能够摆脱传统固有笔墨的约束,创造出前人没有尝试过的“新观念”艺木形式。也许这种新水墨的艺术表现在一开始不被认可与接受,但一段时间后会被人们理解甚至追捧,正如印象主义油画的出现与风靡。艺术创作的直觉与潜意识的直接表达是新水墨艺术的根本,它是一种可以完善人内心的艺术表现,艺术创作中必然性与偶然性的结合,可控性与不可控性的贯通,这种艺术,不是写实主义的图像还原,也不是文学含义的寓意表达,它摈弃了绘画所的“背后故事”与“含义象征”,它不是用眼睛去“看”的艺术,而是用“心”去感受的艺术。

      林禾与我相识多年,他在绘面创作中探索出极具自家面目的佳趣妙构,视觉形式的律动与移情造化的险绝熔于一炉,深得其师承的潘天寿,李苦禅画风精髓。他设色大胆却艳而不俗、媚而不娇,诗意流动,以朴拙儒雅入画,天趣自然,以天地情怀入理,意味深远;简则逸笔疏疏,墨线灵动,笔意互盼,浑然天成。他多以写意荷花、芭蕉、松鹤、水仙、山水为主题。致力于泼墨敷彩,追求文人画的天趣自然,空灵虚静、幽秀淡远。

      林禾的绘画题材甚广,涉及人物、山水、走兽飞禽、草木鱼虫等等。总之,只要是目所能及之物,都能进入他的画面。而他表现这些物象时,从来不是刻意营造,精心设计,而是信手拈来,率性为之,却栩栩如生,唯妙唯肖。这当然得益于林禾深厚的绘画功底与长期的造型训练,更得益于他的生活积累。正是因为丰富的生活经历,开阔了林禾的文化视野,也奠定了他的造型基础,使其在坚守的同时,能够兼柔并蓄、海纳百川,吸收各式各样不同的艺术风格。所以,林禾的绘画,既舒展放达,又精气饱和;既形态万千,又言之有物。

      林禾擅长花鸟画,他用笔粗犷,表现有力的笔触和曲折有致的线条,用对比强烈而富有韵味的色彩,表现他对自然的理解和诠释。

      他的花鸟作品构图奇突,在奇中求正, 寄予人以撼动的视觉印象,通过笔墨、色彩加以调节,使不对称的主要图像处于力量均衡的构图之中,并映衬出花鸟清雅的风采和神韵。

      林禾在从事艺术学习和创作的过程中,讲究方法,从不局限于技术的与,不就技论艺,而是广涉博览,大量阅读,这对他从事艺术创作上升了相当层次的起点,进而能够自出机杼,别开生面。其以“人无品格,行之不远;画无品格,落笔无方”自勉,主张“以性情写意”,着意于气质高雅、积蓄的有情有质有感之创作,追求“简率、拙朴、豪放”的体现,独辟新界,远离俗野。强调细腻中有豪放、浑厚中有灵秀、简洁中有灵动之特点,在笔墨上始终追求自然而然、轻松随意的艺术传达。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9-23 16:21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 © 2009-2014,广州申博艺术品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757号-1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