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刘小姐:13113658425

    孙先生:13922695847

    电话:020-86201597

    传真:020-86749470

    Q  Q:3106130255  2902984829

    邮箱:hqxart@hzhxhj.com

    地址: 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民主村四角围路丰产支路自编28号001

新闻详细
  • 艺术市场中的史国良
    新闻分类:展览资讯   作者:申博    发布于:2019-04-19 18:23    文字:【】【】【

     

      一个没有市场份额的艺术家算不算成功的艺术家?回答是否定的。放眼当今世界艺坛,凡在当代艺术中具有影响力的艺术家,背后几乎无一例外的有一份著名拍卖行的价格表。这是所谓“后现代”与“现代”的不同。“现代艺术”可以把贫穷当作艺术的营养剂,“后现代艺术”则不行,它必须与市场为

      “伴。在后现代”的社会中,没有市场的艺术家也许根本算不上艺术家。这话听起来刺耳,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我们看到的当代文化英雄,每人都盘踞着一块市场,如安迪·沃霍等。中国当代画家中,史国良是一深谙此道的人。几年前,史国良从国外回来的第一件事,就在琢磨中国艺术市场的特殊性、潜力和进入的渠道等。虽为出家人,却表现出了比俗世画家更强烈的进入市场的。同时,也带来了艺术市场成熟的运作。

      史国良在市场中表现出来的智慧和他在艺术中表现的智慧同样出色。经过几年的运作,他的作品价格近几年呈现出直线飚升的状态,不仅价格达到每平尺四千元,而且前来购画、定制作品的人源源不断。一时间,洛阳纸贵,在市场中形成了独特的“史国良现象”。不到六年时间,能有这样的善绩,真可算是一个市场奇迹了。因为走红,谤言四溢也就在所难免。有人说史国于炒作,也有人说史国良到处表演等等,有趣的是,这些言论丝毫未影响到史国良作品的市场价格。如果我们平气地想一想,就会发现,史国良在市场方面的种种运作,正是消费社会所赋予文化人的新的时代特征,不值得大惊小怪。事实上,史国良所做的,正是现在许多文化人、画家试图做的事;或者说,是他们已在做而未作好的事。想明白这一层,正视这个现实,就会多少理解史国良的行为。

      我更愿意把史国良当作消费时代特殊的文化符码来解读,他在市场上的成功,在某种意义上出当代文化、当代艺术成功的奥秘。如果有兴趣,我们不妨简单分析一下其中的原因。

      首要的原因,应是他出家前后的种种故事所带来的效应。一袭袈裟,不仅使史国良成为独一无二的画僧,而且使他迅速成为整个社会关注的焦点,迅速从艺术界众多雷同的行为中彰显出来。他的行为、他的故事成了流行的街谈巷议,在流传中被不断地赋予了神秘乃至神圣的光彩。这样一个人物,其作品不受关注,不迅速增值都不可能。在极短时间内,史国良以另人眼花缭乱的方式完成了由文化符号向消费符号的过渡,把自己的作品推向了一线画家的价格阵营中。

      史国良的机智之处在于,他深刻地理解了消费社会普遍的大众心理特征:遗忘。而对付这一心理的有效方式之一就是制造一个独一无二的、容易形成大众记忆的符号。我丝毫不怀疑史国良的神圣性,但其中是否也包含了某种运作策略?在我们这个消费社会时代,这种看起来似乎矛盾的东西,在史国良身上不可思议地融合为一体。从艺术史的角度看,史国良的方式不能算新鲜。一些有影响力的艺术大家,都善于把自己的独特行为为大众符号,如毕加索、波伊斯等,这方面的例子俯拾即是。

      在为王的时代,史国良当然知道对他而言,无疑常重要的。事实上,他所有的故事都是通过发布出去而形成大众记忆的。史国良做分两步走:第一步,在非专业的大众上,不分档次,全面出击,形成不同层面持续性的与宣传。我们能数得出的,他大概都上过。有些,是一些艺术家根本看不上的,如《家庭》杂志。但这些艺术家却忽视了这类杂志的力,《家庭》杂志每期的发行量为四百万份!第二步,经过大众的宣传,在占领了相当的社会空间后,开始向专业的主流进发,寻求学术上的定位与评价。在这两种的影响下,收藏家掏腰包收藏史国良的作品,是情理之中的事。要知道,在当下,人人都是的奴隶,何况收藏家。

      当然,话说回来,如果没有艺术上的品质,没有作品的质量,史国良也就不可能成为今天的史国良,上述的种种行为也就没有任何意义。这一点,是史国良与一些热衷于炒作而无艺术理想的画家的本质区别。史国良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是后第一代研究生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可谓出身名门正。严格扎实的基本功训练和系统的美术教育为他艺术的发展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从艺术演进的文脉上讲,他属于写实主义中国画。这条文脉,经徐悲鸿、蒋兆和的奠基,至当代已成为主流风格。应该说,史国良的作品在这条线索上是有所发

      展的,最起码,他建立了自己的风格样式,并在造型、题材、构图等方面形成了自己的特色。由于这些要素,收藏家看他作品觉得放心,觉得有升值的艺术基础和潜力。

      同时,作为一个经历了成熟艺术市场运作的画家,史国良在作品高质量的要求外,更注意了作品在社会中流通量的控制,从不轻易送画,也不在市场形式大好的情况下“”作品,这一方面了作品的质量,另一方面也增强了收藏市场的投资信心。可以说在史国良艺术的背后更多的是这一成熟的市场运作在起主导作用。

      史国良作品市场上的成功,除了上述的几个原因外,还有其他的因素。比如,史国良热衷于教育,先后在中央美院、首都师大美术学院、厦门大学美术学院等高等院校做客座教授并著述立说等等,无形之中也扩大了他的影响。近几年,史国良一直潜心创作题材的大型作品,相信这件作品面世后会引起一定的轰动,会有力地带动其他市场价格的攀升。

      当今世界艺坛,中国还未产生能与大师作品价格相比肩的力作。对于一个文化大国,这是不能的,因为价格的背后,是更深层的文化意识形态的竞争。相信通过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努力,这一局面会有所改观。史国良的行为及作品,更应该从这个意义上去关照,去认识。

      198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班。1989年移居,1995年在美国西来寺披剃出家。国家一级画家,中国美协会员。中央美院及首都师大美术系客座教授。他的作品《刻经》荣获第23届蒙特卡罗国际现代艺术大赛“联合国科教文稿组织大”,为此又受到中华人民国文化部嘉。他的画风以写实手法,反映时代生活为主。功底扎实,笔墨厚重,是中国人物画坛写实画派的重镇。、《》、《东方之子》、《实话实说》等栏目曾做专题报道,为当代中国画僧的再传人。现定居。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4-19 18:23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 © 2009-2014,广州申博艺术品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757号-1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