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刘小姐:13113658425

    孙先生:13922695847

    电话:020-86201597

    传真:020-86749470

    Q  Q:3106130255  2902984829

    邮箱:hqxart@hzhxhj.com

    地址: 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民主村四角围路丰产支路自编28号001

新闻详细
  • “纳西古乐”调查:宣科诉《艺术评论》始末
    新闻分类:展览资讯   作者:申博    发布于:2019-05-26 15:51    文字:【】【】【

     

      丽江中国大研纳西古乐会演出现场,舞台上方悬挂着这样的———庆贺宣科纳西古乐状告《艺术评论》杂志社胜诉!(台上左侧第一人为宣科)调查图片本报记者周文翰摄

      云南,丽江,位于这座著名古城东大街的“大研纳西古乐会”,入口处的一块竖匾上写着“宣科先生每晚八点在此主持”。2005年1月13日晚8点,记者进场的时候台上已经坐着几位白发苍苍的乐师,他们穿着金色团花的丝绸长衫,或者怀抱乐器,或者闭目养神,待到一袭青布长衫的宣科出场,所有乐队都起立迎接,他致以回礼以后演出开始。为期一个半小时的演出有一小半时间都是宣科的个人表演:作为乐会的主持人,宣科在每一曲的开始都要用中英文一通,他的介绍不仅有“唐朝的风流天子唐玄作的《紫微》”这样有关曲目的话题,还不无幽默的涉及、沙龙这样的新闻人物,并不失时机地嘲笑他的对手,“我说那你先得吃22年官司再说,我坐过21年半的牢,若想超过我,就该吃22年”,他幽默的语言常常引发一百多位观众的笑声。

      略微有点感冒的他还不忘解释说现在是淡季,因此人少,“如果到旺季,人多得都坐不下,得提前订票!”

      最近宣科在演出间歇开讲的话题经常和官司有关,观众抬头就能看到舞台上方悬挂着的大红“庆祝宣科纳西古乐状告《艺术评论》杂志社胜诉!”2004年12月,丽江市中级判决宣科诉吴学源和《艺术评论》名誉侵权案一审胜诉,但是这场从去年3月起就沸沸扬扬的官司并没有结束:宣科本人和《艺术评论》都对丽江市中级的一审判决不满,先后向云南省高级上诉。

      这个官司牵动的不仅有诉讼双方,丽江、昆明和都有众多眼睛关注这场官司以及相关的争议。这其中就有丽江市文化局局长和慧军,他在2004年4月14日的《丽江日报》发表《民族和民族感情不容———评文艺评论中刊载的“纳西古乐是什么东西”一文中的几个观点》,指出这是一篇“”的文章,表示对宣科起诉吴学源和《艺术评论》“拭目以待”———不过,他的文章中把《艺术评论》杂志的名字错写成了《文艺评论》。而在2005年1月15日,《艺术评论》杂志社在召开的座谈会上,王昆、郭文景、李西安、樊祖荫、刘索拉等文艺界人士以及黎燕、黄勤南等专家针对“纳西古乐纠纷案”引发的相关学术、法律等线个小时的探讨,不少专家对一审判决有疑议,并对目前学术的表示担忧。

      这场名誉权官司的导火索是云南艺术研究所副编审吴学源的一篇文章。吴学源是文化部组织的《中国民族民间器乐曲集成·云南卷》的主编,中国传统音乐学会副会长,长期从事云南民族民间音乐研究。他发表在2003年10月号《艺术评论》杂志上的《“纳西古乐”

      是什么东西?》(以下简称《东西》)一文,质疑丽江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申报“人类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的“纳西古乐”,指出申遗报告是把“三个不同类型的音乐品种在一起而一个的所谓‘纳西古乐’的帽子来戴上”。

      文中对“纳西古乐”这个概念进行了全面质疑,核心争议在于:“热美磋是舞蹈而不是音乐”“白沙细乐与洞经音乐并非纳西族原生音乐,而是汉族音乐演化而来,不能称为纳西族的音乐”,他指出“现在的关于纳西古乐的内涵和外延都非常模糊,严格说,它只是宣科先生七八年来一台音乐晚会的名称,一个商业品牌”,而这个商业品牌却被拿去申报非物质遗产。

      因为“纳西古乐”闻名全国的“丽江中国大研纳西古乐会”会长宣科看到这篇文章后,认为文章多处带有性字句,如“东西”二字及“挂羊头卖狗肉”等,了自身的名誉权,一纸诉状将吴学源和《艺术评论》杂志社告上了丽江市人民中级法院。被告方迅速以管辖权为由上诉,要求在审理。该要求被丽江市中级驳回后,该案于2004年11月中旬在丽江市中级正式开审。

      庭审中双方唇枪舌剑,往来激烈。比如宣科经常说到“经过专家论证,纳西古乐中的《紫微》是唐开元二十九年由唐玄,即李隆基御制并颁布的两首乐曲之一”,他提出的是中央音乐学院何昌林教授在19 93年关于纳西古乐的研讨会说过“《紫微》为李隆基所作、《山坡羊》为吕洞宾所作”这样的话,并有录音为证。而被告则提交了何昌林的公证书,否认了这种说法。

      学术观点争议之外,双方的关键争议在于,《东西》一文是否了原告的名誉权。原告在诉状中称:“被告人在《艺术评论》发表的《东西》一文中,借丽江市人民将纳西古乐申遗之机,把学术上的问题为民族政策问题对原告大肆,大搞人身名誉和对民族文化的,其行为给原告身心和名誉造成极大和损失,依法应承担民事责任。”而被告方吴学源的律师王达仁辩称,这篇文章只是一篇正常的学术讨论文章,并不牵涉人身问题。

      他提出对“纳西古乐”的性进行学术讨论,并不能构成对宣科本人的名誉侵权,“原告方主体混乱,到底是代表宣科本人,还是纳西古乐会,还是纳西族全体人民?是不是对宣科进行学术讨论就是纳西古乐,进而纳西族人民?”

      2004年11月17日,丽江市中级作出了一审判决。以“学术问题不介入裁决”和“《纳西古乐是什么东西》一文中存在内容”判定原告方胜诉。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5-26 15:51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 © 2009-2014,广州申博艺术品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757号-1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