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刘小姐:13113658425

    孙先生:13922695847

    电话:020-86201597

    传真:020-86749470

    Q  Q:3106130255  2902984829

    邮箱:hqxart@hzhxhj.com

    地址: 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民主村四角围路丰产支路自编28号001

新闻详细
  • 艺术家也做杂志主编?!
    新闻分类:展览资讯   作者:申博    发布于:2019-06-30 17:08    文字:【】【】【

     

      艺术杂志是艺术能够不断发展的重要推手,更是一个艺术流派从诞生、兴盛到的者。那么从到中国,在战火纷飞的20世纪出现过哪些艺术杂志呢?它们又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呢?

      20世纪的艺术世界精彩纷呈。继1905年以马蒂斯为首的野兽派一行在巴黎的秋季沙龙展上引起轩然大波后,立体主义、未来主义和表现主义艺术家们随即扛起了“反叛”的大旗——他们着“传统已死”,着“为艺术而艺术”的终极幻梦,孜孜不倦地探索着新时代中蕴含的种种可能性。

      在这个风起云涌的年代,艺术家们从未停止过记录和解读我们的文明。从表现主义、达达到包豪斯,为了推陈出新,他们以作品为立场,向这个世界提出质疑;为了的意识、赢得认可,在频繁举办展览的同时,他们还接二连三地创办了同名杂志或期刊作为其艺术主张的重要阵地。

      当时,杂志作为一个强有力的宣传平台,承载着信息的和时代的要求。艺术家们在杂志上以可复制的形式发布画作或影像,以及刊登相应的艺术宣言,杂志也因此成为了艺术的重要媒介之一。

      19世纪末20世纪初,对艺术持多元态度的维也纳分离派(Vienna Secession)逐渐形成,杂志《圣春》就此诞生。从平面设计、插图到排版,它独树一帜的视觉风格为后来的艺术杂志提供了范例,其影响持续至今。

      “圣春”象征着“新生”,代表着青年人从城市中脱离而出,去建立一个全新的社会,带有反叛和创新的意味。该杂志对一切事物都保持和包容的态度,其内容涵盖广泛,除了视觉艺术外,还包括音乐、诗歌和戏剧。

      在第一期的封面上,艺术家阿尔弗雷德·罗拉(Alfred Roller)绘制了一幅正在开花的树的插图,象征着新时代的到来——艺术的边界正不断被打破,各领域间的隔阂也正在减弱。

      除了具有所指含义的封面外,《圣春》还采用了方格式的设计。分离派的代表人物克林姆特(Gustav Klimt)受此,也选择了同样的比例进行风景画的创作。

      由于资金短缺,《圣春》杂志最终于1903年底停刊。尽管该杂志后期的质量逐渐下降,但它对艺术多样性的宣传、分离派艺术运动的推动和印刷及版面设计的影响却历久弥新,自始至终都是值得肯定的。

      伴随着波澜壮阔的现代主义运动,表现主义(Expressionism)这一概念首次出现在了评论家威廉·沃林格(Wilhelm Worringer)的笔下。1911年,这位先锋学者提出了“抽象与移情“的概念,并将这个极具性的成了文字,完整发布在了《狂飙》杂志上。

      随着杂志的发行与,这个前卫的观点宛若当头一棒,瞬间敲醒了的一批年轻艺术家。以马尔克(Franz Marc)和基希纳(Kirchner)为首,他们开始使用夸张的色彩和狂放的线条来表达,不断工业社会的异化现象和人类严重的危机。

      1911年,马尔克和康定斯基在慕尼黑成立了除侨社外的第二个表现主义——“青骑士社”,并于第二年创办了同名杂志。伴随着如火如荼的表现主义艺术运动,《青骑士》杂志成为了诸多艺术家、哲学家和诗人的论衡之地。他们毫无拘束地讨论着绘画、诗歌和戏剧,表现主义也随之风靡整个欧美。

      将目光从转向荷兰,不同于表现主义者的狂热,诞生于此的“风格派”追求冷静、和谐的几何式的抽象结构,意图通过点、线、面的结合创造一种理想主义的艺术形式。

      实际上,“风格派”(De Stijl)一词起源于核心杜斯堡(Theo van Doesburg)等人在1917年创办的《风格》杂志。蒙德里安(Piet Cornelies Mondrian)在该杂志上发布的《绘画艺术中的新造型主义》一文被视作风格派的宣言,该流派的艺术思想也因这篇文章的而变得广为人知。

      作为风格派艺术运动的先行者之一,杜斯堡为《风格》杂志的创刊号设计了封面。不仅如此,他还是该杂志的重要撰稿人。他曾用数个笔名在发表过文章,让以为那些文字出自不同国籍的多个人笔下,从而人为地扩大了风格派的影响,可谓是一位“谋略过人”的主编。

      为了共同的艺术理想,他与蒙德里安并肩作战,将一手创办的杂志打造成了践行风格派艺术的主阵地。设计师里特维尔德(Rietveld Schröderhuis)独创的“什罗德”住宅也因杂志的宣传而促成了包豪斯风格的形成,并潜移默化地影响了现代建筑和实用工业的造型。

      后来,由于艺术主张的分歧,风格派的分崩离析。1928年,《风格》杂志停刊,一定程度上意味着该艺术运动的结束。尽管如此,《风格》杂志的影响仍然不容小觑。

      它的推波助澜使以“红、黄、蓝”代表的蒙德里安式风格在短短十年内波及到了绘画、雕塑、设计、建筑等领域。风格派主张的几何式抽象构成,更是直接催生了现代平面设计的艺术语言。

      当现代主义在大行其道之时,中国的仁人志士们也从未放弃过美术的希望。19世纪末期,中国闭关自守的大门被打开,的新迅速向我国。此时涌现的大批艺术杂志和报刊,作为宣传进步思想的中坚力量,很大程度上启迪了民智,催生了一批优秀的艺术家和学者。

      辛亥后,文艺全才李叔同在上海主办《太平洋报》画刊,以刊登各类美术广告为主。如为文艺活动、学校招生、社会团体等所作的广告,均以百姓喜闻乐见的形式实现了有效的信息传达。

      之后,随着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爆发,以李大钊为代表的知识们共同创办了《新青年》杂志,高举与科学的两大旗帜,向封建意识形态展开了猛烈。最初,该杂志改名为《青年杂志》,发行量为1000份,每月一本,由群益书社发行。1916年(第二卷)起改名为《新青年》。

      蔡元培先生在《新青年》上发表了《以美育代教说》一文,强调了普及美术教育的重要性,了一批试图通过艺术民族危亡的艺术家;鲁迅先生也以笔杆子为武器,通过多篇《随感录》针砭时弊,指出美术家必须有进步的思想和的人格;美学家吕澂更是与主编陈独秀在《新青年》上展开了隔空交谈,对当时美术界的情况进行了深度剖析。

      《新青年》杂志在20世纪的美术中宛若一名“者”,它不仅承载着进步艺术家们的无限愿景和爱国者们“抛头颅、洒热血”的热情,还以“历史者”的身份记录和收藏了那个时代的文艺精华。

      从五四新文化运动中脱胎而出的对美术变革的新要求,随着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在内忧外患的时局中,逐步了、争取民族解放的美术之。

      1919年,鲁迅发起成立了“朝华社”,目的在于输入外国的版画以扶持刚健质朴的文艺。他们先后出版了五辑《艺苑朝华》,刊登新兴版画运动中的优秀作品,并介绍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这类报刊杂志不仅使得文艺作品进一步了大众,更是鼓舞了人民的士气,开拓了一条符合国情的文艺道。

      无论是还是东方,20世纪都是发生巨变的时代——伴随着现代工业社会的诞生和教系统的崩溃,人们的生活方式、价值观念和视觉经验被改变,传统的文化也无法再接受新的事物。此时,各种性的艺术运动及思想以挑战的形式出现,成为了突破停滞期的希望。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时代的微弱“希望”需要强有力的方式才能发挥其传奇般的作用。不同于互联网时代的今天,曾经的报刊杂志是除展览外艺术能被发现、和理解的另一关键媒介——它们收集思想、观点,如春日的响雷般,使人民大众逐渐从矇昧的状态中惊动醒来。

      今天,在面对互联网所带来的巨大压力时,不少纸媒选择了互联网化。以此回溯过去,当表现主义者以《青骑士》作为寄托;蒙德里安等人视《风格》为新艺术的录;中国知识以《新青年》作为思想战场之时,他们是否预计了数百年后纸质杂志的衰落?那么假若当人们厌倦了日新月异的科技时,又将选择怎样的方式去记录和保存我们的文明呢?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6-30 17:08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 © 2009-2014,广州申博艺术品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757号-1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