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刘小姐:13113658425

    孙先生:13922695847

    电话:020-86201597

    传真:020-86749470

    Q  Q:3106130255  2902984829

    邮箱:hqxart@hzhxhj.com

    地址: 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民主村四角围路丰产支路自编28号001

新闻详细
  • 赵冷月论书法|艺术教育和艺术创作需要
    新闻分类:展览资讯   作者:申博    发布于:2019-09-15 15:50    文字:【】【】【

     

      赵培林先生是赵冷月先生的长子,据他说,曾经跟随赵老先生几十年,曾经买了录相机,为赵老拍下了一些珍贵的视频,都是赵冷月先生的珍贵的艺术心历程和艺术创作体验的真实写照,所以我一直在催促赵培林先生能够有机会整理出来,在“月耀金陵”的前夕,赵培林先生打电话告诉我,他通过日本东京大学的教授翻译出一篇日本《金石书法》刊登的中国现代书法家专题之《赵冷月》,嘱我独家刊出,或许,这是整理赵冷月先生艺术心历程的一个开端,也是我们更进一步了解老一辈书法家为什么写出与大家的认识不一致的书法作品的心历程的一个开端,因为,赵冷月生前留下了关于书法创作心历程的录音带,这是一笔还未开采的艺术金矿。让我们一起默默的期待和相信,赵培林先生一定会把这些宝贵的艺术资源分享给大家。

      赵冷月去世后的第二个月,也就是2002年12月的某一天,我收到了由沃兴华兄转达一册日本专业期刊《金石书法》,刊登了由该主编谷川雅夫撰写的釆访稿,名为《中国现代书法家 —- 赵冷月》,采访日期为1996年1月21日,老人家时年八十二岁。

      嗣后,我试图请懂日语的朋友译成中文,因为文章专业性强,译稿均难达意,最后转请日本东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完成翻译。

      父亲仙逝后,我们根据他生前愿望,2015年6月27日,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赵冷月百年诞辰书法展”及研讨会,全国书坛关注度之高则远远超乎预料,专业纷飞;

      2019年9月12日起,南京十竹斋又将在江苏省美术馆承办“月耀金陵 —- 赵冷月书法精品展”,续为书坛热议。

      总之,大多数评述文章都有深度;但是,引述我父亲的艺术观似乎终有不够完备之憾,我便感觉有继续采集和整理的责任,兹先将谷川雅夫釆访稿中有关我父亲的表述整理出来,以飨读者。

      “经常有人说书法随着时代的进步而不断退步,这种观念是错误的;清代的金农、八大山人的书法造诣就比明代书法家高,而近代弘一的书法也胜于前人,为什么诸如北宋大书法家米芾的书法是可以通过学习来模仿,弘一的书法却模仿不了,这是因为弘一的造诣已经超越了技术的境界。”

      “现代日本书法家中,手岛右卿、小坂奇石常优秀的书法家,如果年代再久远些,有空海、良宽等大家。虽然良宽的书法造诣非常深厚,但我个人认为中国的弘一在他们之上。”

      “在我看来,郭沫若的字霸气有余而神韵不足,缺少传统书法的底蕴,运笔上也不如鲁迅先生那种浑厚和典雅的拙趣。好的书法作品不会过分地追求小细节,为变而变的书法都不会是最优秀的作品。和画相比,人与书法的融合性更高一些,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书法称心画,但表。同时,我认为只有对书法艺术有深度认识的人才具备写出优秀作品的条件。”

      “在书法教育方面,我不赞成当前流行的补习班式教育模式,一旦被某种固化的藩篱则很难逃离;我有在身旁的学生,但是不接受,我希望他们能达到一定水准,可以成为忘年交,彼此通过互相间的交流,各自对方,这很重要,是提升的最好方式;大凡那些墨守成规,呆板的教育模式绝对没有出的。艺术创作需要有一定的空间,好比夫妻相处之道,人与人的相处需要一定的。当然,我不是说可以完全规则。”

      “很多人把我的创作称为‘晚年变法’,我个人并不认同这种说法,看上去似乎我自己正在刻意地改变书法的创作风格。在我的书法研讨会上,有很多出席者赞同这一观点,理论上也许可以这样说,但是必须阐明变法有刻意造作和介于自觉与不自觉间的区别。我的创作并不是为变而变,也不是想刻意去追求某种书法的稚拙感。梅兰芳先生、周信芳先生最初也没有想要创立梅派和周派,他们唱的只是梅兰芳、周信芳,仅仅是后人加入了理论,最后才形成体系。同时,我不是因为觉得漂亮的书法不好而它:书法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俗’,换句话说就是单纯的技巧世界;第二阶段是雅俗共赏的阶段,第三阶段是脱离俗,超越技术的阶段。第三阶段当然是大家最向往的那种境界;但是为大众接受的漂亮书法往往产生在最初阶段。确实,我们在这个社会有时需要书写一些漂亮的字,我也经常受邀写招牌,那是为了生活,为别人而写,就必须要迎合别人的爱好和需要,把字写得漂亮还是很容易。然而,一旦展开创作,则完全基于自己对艺术的积累,为的是宣泄自己的艺术个性,我就要对那些作品负责。”

      我喜欢写榜书,快二十年了;写榜书可以感受一种痛快、豪爽的心情,充分表达创作的,废纸三千不为过。写榜书比其它创作更难,这是另一种创作模式,很多人认为榜书就是将小字放大了写,有些书法名家确实这么做的,我的感受完全不同,如果那样,不如用幻灯把小字放大就可以了。手岛右卿的榜书‘崩坏’写得好,虽然看似破败,其实他是有的,重要的是他抓住主题,充分表达了那种;丰道春海的榜书就不行,只是把小字放大了写。

      “古人说:‘行百里者半九十,此言末之难’,大凡书画家到了晚年有其志难保之虞,书法创作好比登山,努力向上攀登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中止爬山却非常简单。提高自己艺术水准是一件非常不易的事,特别是向最后十里前进是最艰苦的事情。”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9-15 15:50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 © 2009-2014,广州申博艺术品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757号-1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