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刘小姐:13113658425

    孙先生:13922695847

    电话:020-86201597

    传真:020-86749470

    Q  Q:3106130255  2902984829

    邮箱:hqxart@hzhxhj.com

    地址: 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民主村四角围路丰产支路自编28号001

新闻详细
  • 关于艺术品 你也许不算门外汉
    新闻分类:展览资讯   作者:申博    发布于:2020-01-23 17:32    文字:【】【】【

     

      美版的《触手可及》中,有句台词让我记忆犹新。主人公是一位身残志坚的富人,坐在轮椅上也不妨碍他去欣赏艺术,花费大笔的钱购买艺术品收藏。负责照顾他日常生活的黑人小哥很不理解这些有钱人的做法。富人解释说:你没有办法给一件艺术品定价,你花钱只是表明它们对你有意义。

      话说得很潇洒,但这种寻找意义的方式让普通人望尘莫及。现在的艺术品市场越来越热,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世界上的有钱人越来越多,亿万富翁层出不穷。当有钱人意识到买房子再也无法彰显出他的品位时,艺术品收藏是一个很高雅的选择。这种有价值的投资,造就了近些年艺术品市场的火爆。但作为一个门外汉,审视那些艺术史上被拍出天价的艺术品的时候,心里总是有疑惑不解的地方,比如为什么有些作品和艺术家会受到更多的关注?为什么有些艺术品备受冷落,多年后才被称为神作?艺术品的价值是由什么决定的?这些细枝末节的小问题,一直困扰着我。美国作家和艺术记者萨拉·桑顿为了解答这些问题,专门写了一本书,叫《艺术世界中的七天》。

      这本书是桑顿花费5年时间,跑了无数博览会、双年展、博物馆、拍卖会,在采访了250多位艺术家的基础上精心完成的。选取了艺术从诞生到、收藏过程的各个关键环节,截取了7个场景:拍卖会、艺术评论、博览会、艺术品项、艺术杂志、艺术家的工作室、双年展。桑顿几乎是还原了一件艺术品诞生的全部过程。艺术界中,我们想当然以为艺术家最重要,他们是艺术的创作者。但艺术的诞生过程中,艺术家只是完成了初步的工作,接下来的“创作”和“润色”需要艺术品经纪人、策展人、评论家和收藏家共同成就,没有这些人的存在,再好的作品也可能湮没无闻。

      最著名的一个例子,梵高生前默默无闻,无数画作藏在床下,无人过问,被枪击去世后,他的弟弟和弟媳为了实现他的愿望,尽力出版他的画册,筹备他的画展,找很多艺术界的人来宣传他的画作,这才让这位生前郁郁不得志的画家得以展现在面前。艺术家当然重要,但艺术品的宣传、展览、和收藏才奠定了艺术的价值。用桑顿的话说,“艺术家是艺术品重要的来源,但艺术品在流通过程中所经过的那些人,才是决定艺术品价值的关键因素。实际上,艺术品市场关注的是艺术品曾经经历过的那些主人。”很多超级藏家都会在购买的艺术品上盖上属于自己的戳,这个标志后来就变成了增值的一种保障。尽管艺术品的增值过程可能会让艺术家很不满,好像收藏家成为了艺术的主人,剽窃了艺术家的工作,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艺术只有在流通的时候才有价值。一件艺术品的拍卖可以达到三重效果,让艺术家认同自己在文化方面的贡献和意义,让大众和藏家相信这些艺术品是有价值的,也可让投资方继续给予财政的支持。

      当然,这样说还是很容易让我们形成简单的印象。在艺术品的市场上,其实每个环节都不简单,艺术家的创作当然是前提,评论家的评论可以吸引大众和藏家们的关注,展览会和双年展让艺术品为大众所熟知,拍卖会提升了艺术品的价值,收藏确认了艺术家的社会地位。引用书中某位深谙学之道的策展人的话说,艺术品必须让人们记住才行,而让人们记住某件东西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他把这件东西买回家。

      这并非意味着我们用来衡量艺术存在的所有价值。对很多藏家来说,收藏某件艺术品有很多种原因,只不过是最明显和最直接的一种,容易被量化的标准。桑顿在书中提到了很多收藏家,她经常很直接地发问:你为什么收藏艺术品?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回答是:我是,不相信,但我相信艺术。艺术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这个世界,理解我们存在的意义。对他们来说,去美术馆就如同父母去一样。对这样的收藏家而言,艺术变成了他们的教。很多艺术家大概也会认同这种说法,并以有这样的收藏家为荣。

      当时的莫雷纳山区,还没有奥拉维德伯爵建立的移民点,在这条将安达卢西亚与拉曼恰两个地区隔断的高耸山脉上,只住着各种走私犯、盗匪以及少量吉普赛人。据说这些吉普赛人会经过的人,然后啖食人肉,因此有了一句西班牙语俗语——“莫雷纳山里头,有茨冈人吃人肉”。但的事不只是这一件。据说,人一旦冒险闯入这片蛮荒之地,就必然要千百种恐怖的经历,即便胆识过人、勇气无限,也难免会被惊吓到心胆俱裂。一声声的悲号会混入湍急的水流声、暴风雨的呼啸声,传进他的耳朵,一道道暧昧不明的诱人会引着他,而一只只看不见的手会将他推向无底的深渊。

      其实,在这条充满灾难的道上,还是星星点点地分布着几间孤零零的客栈和酒馆。酒馆的老板已经算是了,但据传有一些更恶、更像的幽灵他们让出地盘,他们只得各自找地方老老实实地休息。这样,酒馆的老板们除了偶尔会受到自己的,不会再有其他事物忧心,而他们也与幽灵达成。

      九月。这些阳媚的日子似乎永远不会结束。八月那段时间,全城空空荡荡,现在又逐渐填满了。城市再次充盈起来。餐馆和店铺全都重新开张。人们从、从海边、从上挤满小汽车的旅途归来。车站拥挤不堪。有孩子、有狗,还有带着用绳索捆住的旧行李箱的一家家人。我在他们当中开前行,好像走在隧道里。好不容易,我才出现在站台璀璨的阳光下,玻璃板做的屋顶好像加剧了光线的强度。月台两侧各有一长列车厢,深绿色的,经年老化的油漆已经起泡。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1-23 17:32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 © 2009-2014,广州申博艺术品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757号-1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