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刘小姐:13113658425

    孙先生:13922695847

    电话:020-86201597

    传真:020-86749470

    Q  Q:3106130255  2902984829

    邮箱:hqxart@hzhxhj.com

    地址: 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民主村四角围路丰产支路自编28号001

新闻详细
  • 首届“一带一”与亚洲佛教文化论坛暨海堂山佛
    新闻分类:展览资讯   作者:申博    发布于:2020-04-11 19:16    文字:【】【】【

     

      谈起“佛教”和“佛教艺术”,都与“一带一”陆上丝绸之和海上丝绸之息息相关。从贯穿中亚的陆上丝绸之的兴起,佛教传入,随着鸠摩罗什等有组织的大量译经完成,佛教开始大面积,丝绸之沿线的新疆乌兹、敦煌开始大面积开凿石窟,从此了一千年的中国佛教石窟艺术的辉煌历程。随着佛教文化的影响与,佛教大型造像先后在山西大同建造了云岗石窟,河南洛阳建造了龙门石窟,还有乐山大佛,大足石刻等。特别是去过甘肃的人就会发现还有许多知名的佛教石窟,如洛阳的石窟寺等等。

      特别是本次受邀参加的“海堂山佛教专题论坛”,又发现一个新的佛教艺术类型-蒙藏佛教艺术石刻群。在甘肃的敦煌石窟中虽然有藏传佛教绘画内容,但是没有看到形成系列的佛教造像,可能与部分其中的部分石窟没有有关。海堂山摩崖造像始建于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最终形成有1449尊佛像的规模宏大的摩崖造像群。历尽历史沧桑洗礼,目前留下了270尊造像。

      600年前,大明朝了海上丝绸之,敦煌石窟开始没落,福建沿海和广东潮汕地区大量人口随着贸易移民也把佛教带向了世界,而这次佛教传出去意义重大,与唐代东密流传到日本不一样,明代的佛教已经明显中国化了,是女相了,是大肚了,也增加了中国化的伽蓝关公了。在国际美术界有广泛认知的就是敦煌佛教绘画艺术。从二十世纪初开始,随着敦煌文物流失海外,“敦煌学”在国际上开始流行起来,而敦煌壁画佛教艺术更是得到了国际广泛认可。

      当代对于敦煌佛教艺术有两个重要的参考意义。一是持续不断的发展,如敦煌是持续不断的建造了上千年才有了今天的规模,这里边就需要一个工匠。目前国内佛教界也在大谈佛教文化,但基本是享受前人留下的佛教文化遗产,如四大佛教名山,各大石窟等等,建造也是动辄投入几亿元的建设资金,如其建造这么多没有特色的文化,不如在佛教文化上投入更大的力度。二是结合地方文化,发展自己具有特色的佛教文化。当代也有一些石刻,如新昌大佛的五百罗汉石刻,普陀山的海边摩崖石刻,都有一个题材选择和原石的风化等问题。

      笔者曾经多次去敦煌考察写生,看到的敦煌佛教绘画作品基本是两个类型:一是临旧如新,就是临摹敦煌壁画中的画面,重新补充填色,如张大千临摹的敦煌佛教绘画就是这种创作风格;二是临旧如旧,就是临摹现有的状况,保持历史留下的斑驳感,而韩国和日本艺术家就喜欢这种风格。如日本美术院校壁画专业的研究生,导师会要求研究生第一年临摹一幅敦煌壁画,大小尺寸不限,但是要求临摹作品与原作一模一样,连裂缝用放大镜看也需要一样,第二年创作一幅作品,二年期作业得到导师认可就可以研究生毕业了。

      转回视角,先看一下,什么是中国绘画艺术,也就是什么是中国画。中国画,简称“国画”。是我国传统造型艺术之一。中国画界美术领域中自成体系,在学院教学中与版画、油画、雕塑并列。中国画在内容和艺术创作上,体现了古人对自然、社会及与之相关联的、哲学、教、、文艺等方面的认识。主要是用毛笔、软笔或手指,用国画颜色和墨在帛或宣纸上作画的一种中国传统的绘画形式。同理,中国佛教绘画艺术是宣纸、绢本为基质,用笔墨进行创作的一种绘画形式,基本上中国画的笔墨和颜料是“渗入式”的。而油画更多的是布面“堆积式”的。而在敦煌石窟中,1000年前就有了“沥粉贴金”的工艺,更有上半部分是绘画,下半部分是雕塑的艺术表现形式。于是,笔者从2017年开始,采用敦煌壁画的“沥粉贴金”工艺,以及壁画的一些制作工艺,开始开展佛教题材创作实验。而这些创作,既有敦煌壁画的佛像系列,也有四大佛教名山等山水画系列。

      这种贴箔的技法与传统的纸本绘画不一样。一是采用皮纸,最好是半生熟,拉升性能好,而且要把半生熟纸要做熟纸,自己调制胶矾水在皮纸上反复刷胶矾,直到做成熟纸;二是要把熟纸蒙在木板上;三是打底色;四是反复贴箔,直到形成自己满意的底色;五是起稿;六是反复染色;七是后期。从这种绘画流程可以看出,贴箔这种技法从成本,时间上来看还常不经济的.现在流行的是快餐文化,即使在绘画领域,很多所谓的大家已经是集体创作,个人署名了,有点类似于唐卡的制作。目前实践的重彩贴箔系列,所有的工序都是自己动手,为此常费时费力的。所幸的是,这种创作从国内来看,还是有唯一性和开拓性的,非常具有艺术原创性,这种佛教绘画艺术既有独创性,也有唯一性。

      这些贴箔重彩采用的材料都是国画常用的材料,视觉表现更有装饰效果。这几年从国外的佛教壁画考察结果来看,描金的比较多,而传统的贴箔形式则在佛教壁画上基本失传了。笔者就是希望通过自己的研究和实践,希望在佛教壁画上能够有更好,更广泛的应用。从最近普陀山的三大寺(寺、法雨寺、慧济寺),宁波的阿育王寺,天童寺的考察可以看出,这些名山名寺的方丈室,大殿的佛教壁画来看,贴箔工艺应用很少(寺的天王殿有一幅著名画家尼玛泽仁创作的海岛是工笔重彩)

      从近几年去、马来西亚和日本收集的佛教艺术展览资料分析,佛教艺术绘画主要呈现两个方向,一复古,以绢本为主,临摹、做旧的方式创作;二是重彩,从和日本的佛画创作可以看出,大量引入西画的色彩体系,具体来看日本的重彩以底色,贴箔逐渐形成一种装饰性艺术风格,而更多的是油画形式的创作。从佛教艺术的国际化可以看到重彩是佛教艺术国际化持续发展的方向。

      中国禅意诗书画院创会副会长,九华山乔觉禅林诗书画院常务理事,中华佛造像工程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华名寺高僧书画系列系列执行人,《中国当代佛教艺术》执行主编。文化部中国画艺术创作院萧剑工作室助教,中国长城书画院特聘画家,中国敦煌中国画院特聘画家,太原市佛光禅寺文化顾问,《五台山》文化顾问。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4-11 19:16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 © 2009-2014,广州申博艺术品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757号-1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