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刘小姐:13113658425

    孙先生:13922695847

    电话:020-86201597

    传真:020-86749470

    Q  Q:3106130255  2902984829

    邮箱:hqxart@hzhxhj.com

    地址: 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民主村四角围路丰产支路自编28号001

新闻详细
  • 致敬 中国美术馆重启的关键词
    新闻分类:展览资讯   作者:申博    发布于:2020-05-24 14:46    文字:【】【】【

     

      近日,临时闭馆110天之后,中国美术馆重启,吴为山馆长恭候在大厅,迎接第一拨儿观众。遥想1月18日,入夜,美术馆里还是灯火通明,展览部的工作人员带领工人进行最后的展厅布置。谁也不会想到第二天开幕的春节大展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即因疫情而关闭。闭馆期间,下了几场雪,雪落无声。本次特展最珍贵的一件作品——苏东坡两件作品之一的《潇湘竹石图卷》一直在一层圆厅正中央,等候观众多时了。苏东坡一生度过无数寂寞时光,这一次疫情,他也陪着全国人民一起扛过,终于盼到云开雾散之时。

      “向捐赠者致敬——中国美术馆藏捐赠作品展”,以全部展厅呈现了900件美术精品,这些作品从3万余件捐赠作品中遴选。除了近现代优秀美术作品,还有难得一见的古代书画收藏。

      一层正中的圆厅,是美术馆的主厅,正中央三件最为珍稀:苏轼《潇湘竹石图卷》、徐渭《墨花图卷》、倪瓒《鹤林图》。其中的《潇湘竹石图卷》辗转,到了为著名的古玩行“风雨楼”所有。此后被曾任吴佩孚秘书长的白坚夫发现,并与苏东坡另一幅作品《枯木怪石图》一起收入囊中。1961年,白坚夫生活困难,到琉璃厂售卖《潇湘竹石图卷》。经齐白石许麟庐介绍,认识了邓拓,遂以5000元出手。1964年,邓拓将此图连同其他古代书画藏品无偿捐献国家。

      图上最左侧有苏轼题款:轼为莘老作。“莘老”名孙觉,与苏轼同年进士。两人在上观点相同,思想也非常接近,后来与苏轼一起受到。据明代吴勤考证,画作为苏轼在黄州时赠予孙觉即将赴湖州任上之时。此次展出,美术馆几乎将全卷展开。我们可以看26段跋文。26家题跋,始于元代,止于明嘉靖年间。第一段题在画作之上,为元人杨元祥隶书,写于元惠1334年,第27段为白坚夫所书。邓拓先生收藏后,只钤盖了收藏章。

      圆厅前的小方厅安放了一尊《蔡元培胸像》,是中国美术馆第一任馆长刘开渠所塑,以此体现蔡元培先生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的重要引导作用。

      1907年,蔡元培赴留学,在莱比锡大学的诸多课程中,哲学家康德关于审美的思想对他产生了重大影响。回国之后,对“美育”的高度重视贯穿其之后的人生。他“以美育代教说”,还利用自己的社会地位与职权,大力提携年轻人。刘海粟、林风眠、徐悲鸿等人先后被他委以重振中华美术的重任。

      1919年发起的新文化运动使“美术”的观念成为艺术界的主要,迅速触及传统艺术领域,传统书画被推上与绘画比拼的“擂台”。确实有许多人认为中国绘画已经衰微,但是仍有一批目睹列强侵略中国的知识对不同文明之间的异同进行了冷静思考,得出的结论恰恰不是全面否定自己的文化。其中的坚守者有金城、陈师曾、黄宾虹、齐白石等。美术馆特地在小方厅中展出了12位艺术家的作品,让观众可以速览20世纪上半叶的“美术风华”。

      右手边起,第一幅常玉《马》,依次刘海粟《黄山云海》、苏《水乡之晨》、吴冠中《误入崂山》、颜文樑《晚霞雪景》和熊秉明雕塑《骆驼》。左起第一幅吴昌硕《红梅》、齐白石《红衣牛背雨丝丝》、徐悲鸿《奔马》、林风眠《泊舟》、黄宾虹《蓬莱阁》和刘开渠《蔡元培胸像》。

      刘海粟倾向于后印象派,早期作品《黄山云海》以粗大的笔触,强烈、单纯的用色,构筑起响亮的色彩乐章,具有艺术表现上的与诗意的特征。与之相对应的徐悲鸿1951年创作的《奔马》,将的造型结构与中国画的笔墨韵味相融合,在写实中追求浪漫的气质和象征性。颜文樑是一位不被所熟知的美术教育大家,他是苏州美专的创始人,对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贡献早于林风眠和徐悲鸿。颜文樑对色彩极为,很早就光的重要性。他对光、色彩以及由色彩表现出来的明暗如此关注与迷恋,从他83岁创作的《晚霞雪景》中,可以看出强烈的印象主义观念。

      在探求中国美术现代化的道上,林风眠是另一位旗手。他的《泊舟》静静伫立在沉沉的黑夜之中,不远处发亮的一带,是月光映在水面的反光,若即若离,应和着远山后的另一个世界。一前一后掠过两只苍鹰,这在林风眠的作品中极为少见。吴冠中、熊秉明、赵无极、群都毕业于林风眠任校长的杭州艺专,属于第二代跋涉者。

      左起吴昌硕的《红梅》,梅枝参差交错,梅朵绽放,似有盘旋向上之势。他画梅,“直从书法演画法”,用石鼓文的线条铺陈梅干与梅枝,用草书的笔法圈点梅花,纵横捭阖,酣畅淋漓。旁边是齐白石创作于1952年的《红衣牛背雨丝丝》,天真可爱,真气弥漫。这一幅窄窄的立轴,齐白石特别擅长在这种比例的尺幅上画出精彩。只见左下角一头水牛伸头迈步向画外缓缓走去,背上平躺一牧童,头冲牛尾,上身着大红布衫,光着下半身,手中捏控着一根细细长长的风筝线。观看者顺着上扬的墨线,看到了顶着右上角的那只纸鸢。

      东展厅中布置了一系列国外作品。其中有90岁高龄的毕加索创作的《带鸟的步兵》。综其一生,毕加索的艺术不是精心把玩色彩和形式,而是内心处境和体验的急切表达。他的人物形象特别关注痛苦的“人”。这个孤独无援的老兵,无家可归,不定,处于一种分崩离析的心理状态之中,只有手腕上停落的那只小鸟,带来暂时的安慰。

      萨尔瓦多·达利的《农牧头角》伫立在美术馆院中。超写实主义大师借罗马中牧神在微醺时迷醉下的形象,赋予了人类的同情心,体现了他诠释教题材的独特视角。

      罗伊·利希滕斯坦的《柠檬立体静物》颇为引人注目。这位美国“波普艺术”的代表人物,善于凭借超常的能力,将普通生活和各种中所见“移植”到他的作品之上。这幅简洁的静物画体现了毕加索立体主义和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绘画对他的深刻影响。

      当代最为著名的英国艺术家大卫·霍克尼创作于1965年的《横渡大西洋》是其早期作品。图中所绘波浪经过了设计,一个个饱满的半圆形,映衬在以蓝色为基调的色彩之中。画面总体上呈现出一种超然冷漠的气质。

      杰出的版画家李平凡将珍藏多年的日本浮世绘作品捐赠给了中国美术馆,使观众得以欣赏到喜多川歌麿《妆后》、歌川国芳《风景》、安藤广重《雨中行》和葛饰北斋《千绘之海》。

      邓拓先生从青年时期起,就开始关注传统中国书画。在此后投笔从戎的生涯中,他也没有忘记搜集古代书画,古代文物,对民族和国家做出了卓越的贡献。1964年,他将一生的古书画珍藏,共计145件套捐献给国家。邓拓先生的收藏是集历史性、文人性和专业性为一体的综合研究性收藏。其藏品上迄两宋,下至晚清,构成了较为完整的风格谱系和历史文化序列。

      老舍先生以一位文学家的眼光收藏了一批中国绘画的精华。多年以来,凭借他独特的美学理解,与夫人胡絜青一道收藏了不少文人画珍品。有的为友人馈赠,有的是间接求得,还有的从市场购入。几十年来,所藏跨越古今,尤以20世纪以来的中国画作品为佳。2015年由老舍先生的子女捐赠给美术馆的明清书画和近现代艺术大师的一大批作品,大大地充实了国家美术馆的馆藏。

      吴冠中先生在生前把自己最精彩的64件作品无偿捐赠给了中国美术馆。这一批涵盖他各个创作年代的画作使我们有机会审视一位画家在艺术生涯中所迈出的重要足迹。这是作为艺术家个人,成系列有计划捐赠国家的一次经典范例。

      收藏家德维希先生不仅给中国美术馆,也给中国带来了最大规模的成系列的20世纪现代绘画作品。1996年,德维希夫妇决定从自己庞大的收藏中挑选89件(117幅)欧美现代艺术品无偿捐赠给中国。德维希是20世纪60年代经济奇迹中崛起的著名企业家,人称“巧克力大王”。作为三大世界级现代艺术收藏家之一,他酷爱毕加索,拥有835件他的作品,是世界上最大和最重要的私人毕加索作品收藏者。

      中国美术馆自建馆以来,在近一个甲子的岁月里,得到了众多美术家及家属、艺术机构和个人的支持和捐赠,业已整理出来的1200余位捐赠者捐赠的11万件藏品涵盖中国画、油画、版画、雕塑、书法篆刻、摄影等9大板块。这些捐赠,使中国美术馆有了更为完整和丰富的收藏序列,构成了以20世纪以来中国美术作品为主的收藏阵容。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5-24 14:46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 © 2009-2014,广州申博艺术品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0757号-1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